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文史資料 > 天長文史

千秋人物——郁國城致力科學效國

發布時間:2007-04-29 10:33:34 瀏覽:7428 次
【字體大?。?a href="javascript:doZoom(20)">大

                    楊 勛 實

  

郁國城(右一)夫婦同長子郁祖盛合影

  著名硅酸鹽專家郁國城,原名鵠城,字志鴻,1908年生于天長一個書香世家。他自幼聰敏好學,深得祖父母的疼愛,其父更是牢記“振家聲仍是讀書”的祖訓,竭盡心力地培養他。最初,他在家里受的是傳統儒學教育,后來考入蘇州東吳大學化學系,開始接受現代科學教育。畢業后,他先在漢口商品檢驗局干了一年技術員,民國19年回天長任縣立初級中學校長,直至民國21年。
  其時,正值“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民族危機日益嚴重,他受天長地下黨員、在青年團工作的堂弟郁懷群(郁紀,現為國家煤炭工業部離休干部)的影響,逐漸在心里萌發了以科技改變中國落后現狀的思想。不久,他抱著“科學救國”的愿望,滿懷激情地赴德國留學。在那6年里,他以頑強的毅力,克服種種困難,完成了繁重的學業,榮獲工學博士學位。時值抗戰前夕,他懷著一顆報效祖國之心踏上了歸途。返鄉探親時,應天長縣立初級中學校長宣嘯秋之邀,他給師生們作了一場熱情洋溢的演講,向師生們介紹了德國教育、科技發展和國強民富的情況,講述了德國以發展教育、科學來發展經濟的思想觀念,希望老師們教好書、育好人,學生們讀好書、做好人,努力掌握科學本領,將來為建設強大的祖國效力。其演講給師生們以很大鼓舞。
  不久,郁國城與揚州華成布廠股東、江蘇江陰的王先生之女、家政大學畢業的王夢蓮訂婚。為了事業,他們幾次推遲婚期,直到而立之年才結為伉儷。蜜月未完,郁國城便離揚赴任,開始了他的為國效力之舉。他先到武漢海關任技術員,后轉到國民政府行政院資源委員會任委員,繼而轉到重慶大渡的鋼鐵廠任工程師和研究所長、重慶耐火材料廠廠長,一心想通過興辦實業,增強國力,改變民生之艱難。
  抗戰勝利后,他受命任東北地區經濟特派員。赴任后,他看到的是工廠停產、物價飛漲、民不聊生、一批接收大員肆意鯨吞錢財的景象。郁國城目睹現狀,憤怒于胸,對國民黨及其政府產生了懷疑。他曾對友人說:“國民黨非垮不可,垮就垮在腐敗上?!贝文?,他到遼寧一家當時國內最大的水泥生產企業就任總經理,1948年冬,回上海在國民政府資源委員會任職。上海解放前夕,國民政府協迫資源委員會專家、學者去臺灣。其時,國民黨已成釜底游魚,郁國城也已認清它“必敗無疑”的結局,深信“只有共產黨才能救中國”,便毅然拒絕了去臺灣的脅迫,決定留在大陸從事自己熱愛的耐火材料專業研究。
  上海解放后,陳毅市長熱情接見了郁國城等資源委員會未去臺灣的成員,熱忱歡迎他們為人民服務,為新中國建設立功建業。郁國城深為陳毅市長的懇切言辭所感動、所鼓舞,決心殫精竭力地為國奉獻一切。
  面對國民黨丟下的一個千瘡百孔的爛攤子,郁國城同全國知識分子一樣,精神振奮,急切地想做出一番事業。他先在中央財經委員會計劃局工作,為恢復國民經濟而奮戰。國家“一五”計劃開始的1952年,他被調至北京鋼鐵研究院。10年后,在國內經濟嚴重困難、資本主義國家對我國實行封鎖禁運、蘇聯撕毀合同、撤銷援助的嚴峻形勢下,郁國城奉命來到鞍山焦化耐火材料設計研究院,認真執行國家“調整、鞏固、充實、提高”的方針,遵照中央提出的“科學研究機構出成果、出人才,為社會主義服務的根本任務”的指示,組成了研究組,配備了有關設備,始終堅持執行“必須保證科研工作的穩定性,保證科研人員至少有六分之五的時間用于業務工作”的規定,較快扭轉了“科研不研”的狀況,使各項工作迅速步入軌道。郁國城心情舒暢,專心致志地對耐火材料基礎理論,開展了全面系統地研究。
  在那三年困難時期,郁國城受到國家專家級特需供應。北京電影制片廠為拍一部舊知識分子轉變的影片,還曾安排演員隨同他體驗生活。
  1966年,冶金部在洛陽創建耐火材料研究所,郁國城帶科研組成員和部分設備到洛陽,繼續從事研究工作。正當郁國城埋頭鉆研之際,“史無前例的文化大革命”開始了。睛天霹靂,災難降臨,他一夜之間成了“反動學術權威”,并因其曾在國民政府任過職而被戴上“歷史反革命”的帽子,家被查抄,人被趕進工棚,并派去打掃廁所。這一切,自尊心很強的郁國城都忍了過來,但很多有價值的書籍、資料因之散失,他感到無限的痛心。那時,盡管身處逆境,但他沒有失去對黨的信心,他曾給因言論問題而被下放到新疆勞動改造的侄兒寫信說:“要正確面對人生,相信黨會實事求是,陽光會灑滿人間的……”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后,他和侄兒同全國受迫害的黨政干部、知識分子一樣沉冤得以昭雪,他的這句話得到了驗證。
  好花時節不閑身。1978年郁國城平反后,研究所重新為他配備了助手,添置了設備。他決心抓緊研究,在有生之年搶回因“內亂”而被耽誤的時間,力求使我國的硅酸鹽理論研究能盡快有新的進展,趕上世界先進水平。晚年,他主要從事指導轉爐爐渣對爐襯侵蝕機理和氧化物燒結機理課題的研究,其“氧化鎂雙位與燒結機理研究”被國家科委定為“硅酸鹽工學學科規劃重點項目”。
  郁國城治學嚴謹,一絲不茍,對科學問題始終堅持“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的原則,即使在自己的助手和學生面前也是如此。正是因為有著這樣一種實事求是的精神,所以后來他在專業上取得了突出的成績,曾先后在國內外雜志上發表了40余篇有價值、有影響的論文。1978年,已是古稀老人的他,還在潛心著述,將自己多年研究的成果整理為《堿性耐火材料理論基礎》一書(35萬余字),為耐火材料研究提供了很有價值的基礎理論。武漢科技大學將該書列為“2004年博士研究生入學考試參考書”。
  1985年,郁國城患前列腺炎,躺在病床上,他還請前去探望的同志幫助他查找資料、與他指導的博士研究生討論畢業論文的撰寫問題。辭世前兩天,他還在關心研究工作的進展,并對一些被許多人視為畏途的研究課題,提出了大膽的設想。
  郁國城的一生,是興辦實業的一生,是致力科學效國的一生,其人格、其風范、其精神值得我們后人永遠敬仰。
 ?。ㄗ髡邽樵薪逃指本珠L)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Document 日本高清一级婬片A级中文字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