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文史資料 > 天長文史

千秋人物——回憶姑媽谷羽

發布時間:2007-05-15 15:46:52 瀏覽:10488 次
【字體大?。?a href="javascript:doZoom(20)">大

                                       李 問 津

 

谷雨(中)1980年回天長探親時留影

  我的姑媽谷羽,原名李桂英,1915年出身于天長縣西門的一個知識分子家庭。我的祖父名叫李階平,以教書為業(曾考過秀才)。當時祖父受康有為、梁啟超變法圖強思想影響,決心棄文從商,發展民族經濟以抵制洋貨。他挽救祖國的宏志初定,卻不幸在30多歲時雙目失明。當時祖父母見姑媽聰敏、活潑,決心培育她讀書。姑媽年近13歲,就和袁婉香、顧宗英、曹月娥等同學走上街頭,宣傳愛國主義思想,推動民眾加入抵制日貨的行列。
  父親李銘鐘和叔父李銘鼎經商發達之后,姑媽的學費均由兄嫂們支持。特別是母親李師福,出身名門,開明賢惠,從小教谷羽讀書、識字,給她講歷史故事。谷羽受到良好的熏陶,從小對歷史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她天資聰穎,各門功課在小姐妹中是最好的。
  13歲時,谷羽從天長志成小學畢業后,以優異的成績考取安慶女中。她不僅學習好,體育方面也很出色,曾在安慶女中獲得優勝銀盾獎牌一枚(該獎牌已在1980年交給她本人收藏),當時她對我說,這枚銀盾是賽跑第一名得的,又說,以前老師曾夸贊她賽過小伙子,體質好,能跑能跳。
  谷羽在安慶女中畢業后,1933年去北平,1934年秋將我的奶奶周覺新、弟弟李問沂接到北平。1980年,她回來談到當時接奶孫兩個去北平的原因,主要是形成一個小家庭,為地下黨工作作掩護。后因局勢緊張,1936年春,她又托人將奶孫兩個送回了天長。1935年左右姑媽在北平走上了革命道路,同年“一二·九”運動時,在北平加入中國共產黨,當時在學聯做黨的地下機關工作。1937年1月谷羽在陜北,經胡喬木的胞妹介紹,結識了胡喬木,當時胡喬木是延安青訓班副主任。那年的7月,在青訓班主任馮文彬的提議下,他們二人結下了百年之好。新婚不久,精于詩文的胡喬木,依照《詩經》“出于幽谷,遷于喬木”的詩句,將“李桂英”改為“谷羽”。兩人的名字同出一典,表達了胡喬木與谷羽永結同心的深情。
  抗戰爆發后,谷羽歷任延安青訓班和藝術院指導員,后在中央宣傳部門擔任科長、處長等職。1948年北京和平解放后,她們全家住進了北京中南海。1965年黨中央提出“向科學技術進軍”的號召,將她調任科學院新技術局,擔任黨委書記、科學院顧問,后來,她還當選為第六屆全國人大代表。
  1953年春,谷羽接我父母和我去北京,吃住在中宣部招待所。我們常去中南海姑媽家玩,姑媽一直關心著天長這個家。1960年困難時期,她每月都寄300元來資助我們,這既是姑媽對兄嫂當年支持她求學的回報,更是她對父親李階平(1964年去世)的一片孝心。我的父母1986年和1990年相繼過世時,谷羽曾撰書兩副感人肺腑的挽聯:
  挽兄聯是:
  生不常聚,歿未謀面,噩耗飛來悲折翼;
  侄能繼業,家可振興,杯酒遙奠慰亡靈。
  挽嫂聯是:
  
兄先逝,您久違,每憶姑嫂情深,經常灑淚;
  歿未面,生少聚,忽傳音容辭世,無限傷心。
  
特別是姑媽在她兄嫂先后過世時都發來唁電,由天長縣政府轉交,不僅寄錢回來,還囑咐我們要節哀,要火化,喪事要從簡。
  

胡喬木(右一)、谷雨(左一)與

錢鍾書(左二)、楊絳(右二)夫婦合影

  長期以來谷羽在照料胡喬木生活的同時,還擔負著一部分學術研究和文學創作。1989年3月年逾古稀的谷羽,還作為教授和丈夫一道乘客機飛抵美國密執安大學作了關于“兩彈一星”學術專題報告。谷羽在科學院工作多年,對中國科學技術的發展和“兩彈一星”的上天作過很大貢獻,對此,喬木也以詩為贊:“此生回顧半虛度,末得如君多建樹。兩彈一星心血瀝,正負對撞聲名著?!?BR>  人們只知道胡喬木是毛主席的秘書,殊不知谷羽也曾在毛主席身旁做過秘書。戰爭年代,毛主席幾乎每天都要寫新聞、寫社論、寫評論,有時胡喬木工作過于勞累,毛主席便將手稿交與谷羽轉發。戰爭年代沒有印刷條件,全靠手工油印,毛主席喜歡用毛筆或鉛筆寫作,谷羽舍不得將毛主席手稿交出去油印,便將之重新謄寫一遍,把原稿留下來。她手頭保存了一大批毛主席手稿,解放后,她把自己精心保存的毛主席手稿悉數上交,現存中央檔案館內。
  有一次日本飛機轟炸延安,炸塌了延安招待所的窯洞,有幾十個人被炸死,谷雨和另外一名同志幸免于難,但頭臂受了重傷,左耳鼓膜震破,不省人事,經醫院搶救才蘇醒過來。谷羽對醫護人員說:“要是炸死了,就再也見不到喬木了?!卑肽旰蠓蚱拗胤?,喬木發現谷羽傷勢那樣重,心中感到十分歉疚、悲痛,這時谷羽反而勸慰他道:“夫妻情重,但黨的事業更重,我們都是黨的人,為了黨和革命事業,必要時應不惜犧牲個人利益,直至生命?!眴棠韭牶?,立即轉悲為喜地說:“原以為我天天寫文章、作報告像個老師,誰知你既是我的一個好伴侶,更是我的一個好老師?!?BR>  1945年8月,胡喬木要隨毛主席到重慶談判,谷羽為他整整忙了好幾天。安排好兩個孩子(女兒勝利5歲,兒子幸福3歲)后,她一個人到機場為胡喬木送行,語重心長地叮嚀道:“到重慶千萬要注意安全?!?BR>  1944年中央公布了進行土地改革的“五四指示”,胡喬木向中央報告并征得同意,讓谷羽到華中參加土改,順便去他老家江蘇省鹽城市看望父母,并做他們的工作,勸他們將家里的地獻給政府。
  1946年姑媽身穿灰色軍裝,帶著一名警衛人員途經天長。當時南邊國民黨要進攻天長縣,局勢很緊張,縣長印繩之便立即派人護送她北上。臨走前,姑媽對我們講:“國民黨來了,可能要把我們家當匪軍家屬對待,最好讓家里的人全部北撤?!焙髞?,李問沂(現名東生)、李問洋(現名黎虹)、李建平(現名皖來)便隨姑媽北撤去了,三人到達延安,均受到了黨的培育。
  

胡喬木80壽辰時同夫人谷雨合影

  1992年8月,胡喬木過完80歲生日不久,就住進了301醫院,在病榻上胡喬木寫了一首詩贈谷羽:
  白頭翁念白頭婆,一日不見如三秋。五十余年共風雨,不別數日費消磨。此生回顧半虛度,末得如君多建樹。兩彈一星心血瀝,正負對撞聲名著。晚年遭遇頗離奇,浮云豈損日月輝?自古功成身后退,沙鷗比翼兩忘機。伏櫪亦作并駕圖,纏身衰病心有馀。撫躬一事堪自慰,唱隨偕老相護扶。人言五十是金婚,黃金縱貴難比倫。夕陽更勝朝陽好,傍君不覺已黃昏。
  
1992年9月28日胡喬木去世,相隔不到兩年,谷羽也于1994年5月與世長辭,享年80歲。
  谷羽的一生,是為黨、為人民、為革命事業奮斗的一生,她為我國的科技發展作出了一定的貢獻,對我們家庭在政治教導、經濟支持上也幫助很大。尊敬的谷羽姑媽,您永遠活在我們的心中,我們永遠懷念您。
 ?。ㄗ髡邽樵泄ど搪摃L)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Document 日本高清一级婬片A级中文字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