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文史資料 > 天長文史

千秋人物——道德理論建設的實踐者、開拓者

發布時間:2021-12-03 00:00:00 瀏覽:9638 次
【字體大?。?a href="javascript:doZoom(20)">大


                     ——紀念周原冰同志誕辰90周年

                                  李伍倫   夏文蔚
    

周原冰

   2005年9月,是我國著名的馬克思主義倫理學家、原華東師范大學副校長、中國倫理學會副會長周原冰教授逝世10周年。周原冰同志由一名革命戰士成長為道德理論建設的研究者、實踐者、開拓者,為發展我國的馬克思主義倫理學付出了畢生精力,作出了卓著的貢獻。在全黨、全國人民普遍關注道德建設的今天,回顧周原冰同志的革命經歷和他的學術生涯,對我們不無教益。

                 一

  周原冰,原名元斌,1915年12月生于天長縣(今天長市)石梁鎮。父親原是官鹽棧的店員,后被解雇,靠手工卷煙養家。祖父周永康,行伍出身,系抗英名將關天培的舊部,性格正直剛烈,對周原冰要求甚嚴。周原冰先在石梁讀小學,1926年考入天長第一高等小學,1929年考入天長中學。1932年在天長中學畢業,留校當書記員兼圖書管理員。從小學到中學,正是中華大地上風起云涌的多事之秋,大革命的興起和失敗,日本帝國主義虎視中國,先后發動了沈陽的“九·一八”事變和上海的“一二·八”事變,國民政府貪污腐敗,內憂外患深深影響著青年周原冰。1930年,具有馬克思主義修養的學者孫曉村、陳洪進來天長中學任教,周原冰等天長中學的一批進步學生在孫、陳二位教師的影響下,閱讀了馬克思著作和其它進步書刊,接受了革命思想教育。1934年4月,周原冰參加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開始了他的革命生涯。
  周原冰同志先是在天長與一批進步青年成立學社,并創辦《今天》、《準備》等刊物,宣傳抗日救亡。繼而去上海從事抗日活動,參加裕豐紗廠抗議日本工頭打死中國工人的罷工,還參加“滬南青年救亡團”。1937年底,南京、揚州相繼淪陷,天長岌岌可危,周原冰同志毅然返鄉投身抗日救亡活動。值此亂世之際,周原冰和陳舜儀、華林等成為天長進步青年中的中堅人物。他們在青年中有較高的威望,并有一定的組織才能和斗爭策略。在周原冰同志的建議下,各個學社聯合起來,成立天長青年抗日救亡團,進行軍事訓練,深入農村宣傳抗日救國。不久,他和一部分革命青年奔赴陜西云陽,參加由中國共產黨主辦的青年訓練班,學習了黨的抗日主張和統一戰線方面的政策。1938年4月,周原冰回到天長,擔任民教館館長,他以民教館為陣地,舉辦了天長青年戰時訓練班,出版了《青年戰線》刊物,還編印了供小學生用的《戰時讀物》,宣傳黨的抗戰政策。
  1938年天長的形勢極度混亂。新四軍四支隊剛進入皖西開展活動;國民黨天長縣政府在日軍尚未到來卻望風潰退;天長縣境難民紛涌,謠言四起,人心慌恐;在蘇皖邊境上一支自發的抗日武裝——陳文部隊,在積極進行著抗日活動。在錯綜復雜的形勢下,周原冰等幾位青年領袖,一方面廣泛發動民眾,另一方面在縣國民政府上層開展活動,做好與陳文部隊的統戰工作。他們審時度勢,講究策略,緊緊團結各種進步力量,使天長的抗日救亡活動熱火朝天,其影響波及鄰縣,為黨組織來天長開辟工作從思想上、干部上作好了準備。
  1939年5月中旬,蘇皖省委決定由方毅、朱紹清率新四軍四支隊八團二營挺進津浦路東開展戰略偵察。5月下旬,二營進入天長境內。周原冰同志經過多方打聽,吃盡辛苦,終于在6月初的某天,在張鋪鎮找到了朱紹清同志,二人徹夜長談。朱紹清向周原冰了解天長的國民黨政權、地方武裝情況和民眾的抗日情緒,特別詢問了天長進步青年的骨干力量和活動情況。周原冰作了詳盡的介紹,并將天長進步青年的主要成員開列了一份名單交給朱紹清。多少年后,周原冰回憶起這次難忘的會見曾賦詩記之:       

          親人自西來,
                  東進作前哨。
                  傾談嫌夜短,
                  指路有依靠。

  同年7月,中共路東省委派周利人來天長開辟工作。周利人正是帶著這份由朱紹清轉交給他的天長進步青年名單,找到了陳舜儀和周原冰等人,很快打開了工作局面,周原冰和天長青年中的骨干分子先后加入了黨組織。1940年4月,天長縣抗日民主政府成立,周原冰任縣政府秘書,后調部隊工作,先后擔任新四軍二師政治部宣傳股長,二師五旅政治部統戰科長、民運科長。從1944年9月起。先后擔任高郵縣長、淮南路東專署財經處長、副專員、代理專員等職。國民黨挑起內戰,進攻淮南解放區,周原冰同志隨軍北撤,被委為蘇皖邊區政府行政干部學校秘書長兼行政系主任。1947年,該校并入華東建設大學,周原冰任行政系主任兼總支書記,后又帶建大一批專家教授、名演員撤至大連。在大連期間,因不便公開身份,將“周元斌”改為同音的“周原冰”。
  周原冰同志的經歷可謂書生從戎,文武兼備。在大連期間,因工作需要,他閱讀了大量的馬列著作和毛澤東著作,撰著《群眾觀念與群眾路線》、《青年修養漫談》等書,從此開始了他的理論研究工作。1948年返回山東后,被留在濟南市委宣傳部工作。1949年3月,周原冰任南下干部縱隊濟南大隊大隊長,至江蘇丹陽時,即奉命準備進上?;I備市委黨校,中共上海市委黨校建立后,他出任教育處長兼秘書長,實際負責黨校工作。期間,周原冰還擔任市級報告員,對全市干部講授《社會發展史》。1953年7月,任上海市行政干部學校副校長兼黨委書記。1956年9月,市委決定創辦《學術月刊》,被委為總編輯。1958年上海市委創辦黨內政治理論刊物——《解放》,周原冰和后來臭名昭著的張春橋同時擔任副總編輯,1962年《解放》???,周原冰改任上海市委副秘書長兼市委政治研究室副主任,而研究室主任又是張春橋。期間,周原冰還擔任中共中央華東局和上海市委合辦的《未定文稿》副總編輯。在和張春橋共事的幾年時間里,周原冰看不慣他以“左派”自居的文霸作風,一直有分歧,以致文化大革命開始后,在張春橋的指使下,周原冰同志被誣為“叛徒”、“修正主義分子”,遭到嚴刑拷打,致使身心遭受嚴重摧殘。
  粉碎“四人幫”后,周原冰同志得以平反。1979年3月出任華東師范大學副校長,并被評為教授。1985年離職休養。

               二

  周原冰教授自幼聰慧,博聞強記,勤于寫作。在中學讀書期間,周原冰就動筆寫一些針貶時弊的雜感。最早發表在《天長導報》上的一篇文章叫《這年頭》。后來他和一批進步青年組織學社,創辦刊物時,他又是《今天》、《準備》兩個刊物的主要撰稿人。1936年在上海從事抗日救亡活動時,他以周剪秋的筆名在《中日論壇》上發表上海民眾抗日風潮的報道文章。幾十年來,周原冰靠個人的勤奮和革命斗爭實踐的磨練,使僅有初中學歷的他成為著名的學者、教授。他一生為我們留下了20種專著和近300篇的論文和雜文,總計300余萬字的寶貴財富。
  周教授從1948年開始,就著力于理論研究,并將興趣逐漸集中到道德科學領域,取得了卓著的成就。1955年出版的《謙虛與驕傲》一書,再版了8次,重印18次,發行量達300萬冊,并有俄文譯本和朝、蒙、藏、維吾爾等4種少數民族語的譯本,對黨的思想道德建設產生了重要作用,影響很大。同年出版的《培養青年的共產主義道德》一書,標志著周原冰教授用馬克思主義的觀點,系統地研究道德科學原理的開始。1964年出版的《道德問題論集》集中地反映了周原冰自40年代末至60年代初對道德科學研究的成果,此書連印兩次,發行了21萬冊,對我國馬克思主義倫理學學科的建設產生了重要作用。1966年,周教授根據《道德問題論集》出版后的反映,將該書修改補充準備再版時,為時十年的一場政治風雨到來了,《論集》只剩下一份幸存的校樣,而他從1955年起所積累的資料和筆記全部被毀,他本人也蒙受不白之冤。但是作為一名經過革命斗爭考驗的共產黨員、一位堅定的馬克思主義學者,面對黑白顛倒、是非混淆、道德長堤被毀的嚴酷現實,更加堅定了他對道德信念的追求和對道德研究新的思考。
  周教授平反后,便以極大的熱情和對十年動亂的深刻反思投入到道德理論的研究中。1979年在濟南舉行的全國哲學社會科學規劃會議上,承擔了寫作《共產主義道德通論》的任務,中國社會科學院將此書列為國家六五規劃重點科研項目。經過一番準備,周原冰教授于1981年開始動筆,不料病魔纏身,1982年3月進行了胃全切手術。他拖著虛弱的身體,以堅強的毅力于1985年完成這部50萬字的宏篇巨著。1986年正式出版。這部書是周教授自《培養青年的共產主義道德》出版以來三十年潛心研究道德學科的結晶。此書提出了一系列獨具創意的見解,把對共產主義道德學術的研究推進到了一個新的水平。據上海人民出版社負責《通論》出版的責任編輯張毅輝女士介紹,《通論》出版后,在國際上都有一定的影響,蘇聯的兩位倫理學家對此書很感興趣,想翻譯過去。張女士還說:“周老寫這部書時已是七十高齡,且身患癌癥,他是用生命的余熱在寫作。正是周老這種探求真理、堅持真理精神以及在學術研究中的熱忱和堅毅感動了我,接到書稿后,我日夜加班,想早一點編印出來,讓他看到自己用心血書寫出來的這部巨著。”
  周原冰教授幾十年來,在道德理論領域辛勤耕耘,取得了豐碩成果。他還十分重視倫理學研究隊伍的建設。1979年,他與李奇、周輔成、羅國杰共同倡議成立中國倫理學學會,1980年中國倫理學學會在無錫成立,周原冰教授被選為學會的副會長。他在華東師大主管文科教學和科研工作,經常親臨科研第一線,精心指導,培養新秀,使華東師大的政治學、法學、社會學、倫理學等學科得以迅速發展,在國內同類學科中產生了一定的影響,有的還處于領先地位。他一手創立并組建了華東師大倫理學碩士學位點和倫理學教研室,還兼任教研室主任和研究生導師,與同志們一起辛勤培養了近20名倫理學碩士研究生。
  周原冰教授常說:“我是在革命隊伍中自學成才的土教授”。而他正是在“文武相兼”、實際工作與理論研究并舉的革命實踐中,養成了理論聯系實際的優良學風,煉就了“探求真理,堅持真理”的堅韌不撥的精神。作為一名忠誠于共產主義事業的馬克思主義倫理學家,周原冰有著堅定的馬克思主義信仰和高度的社會責任感。他說:“我只是一個經過風浪,不敢忘記時代要求和自己責任的小卒子而已”。他以“閑不住”自勉,離休后仍在勤奮耕耘。1991年又出版了《當前道德理論上的困惑與探索》一書,并發表了《道德建設工程學論綱》一文,試圖開辟新的研究領域,還立志要寫一部30萬字的《社會主義時期的道德問題》專著,然而無情的病魔毀滅了他的晚年宏愿。

          三

  周原冰先生從故土天長踏上革命征程,走進學術殿堂,登上學者講壇,他是天長人的驕傲。他的道德文章對一代又一代人的思想、道德、情操的形成起過重要作用,他的聲譽在家鄉更是影響久遠。原冰先生對家鄉一往情深,十分眷戀,他了解天長的山山水水,他熟知天長的歷史掌故、風俗民情。他關心家鄉的經濟建設、人才培養和各項事業的發展。特別是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后,他平反復出,以抱病之軀承擔著《共產主義道德通論》的繁重的寫作任務,適逢全國開展編纂黨史和地方志,他作為學者和天長革命前輩,又要為家鄉的編史修志工作花費許多精力。
  1983年初夏,中共天長縣委邀請早年加入黨組織的老同志和當年的縣委負責同志回鄉座談革命斗爭史。原冰先生剛做完胃全切手術不久,便應邀回鄉。老戰友幾十年未見,許多人經過文革“洗禮”,劫后余生,故鄉聚首,百感交集。在座談之余,諸老紛紛潑墨揮毫,題字題詩,抒發當年的戰斗豪情和對天長故土的熱愛。周老以他特有的仿板橋體書法題贈《志懷》七律一首:
  四十五年歷譎云,家音勾動舊時情。
  曾經戰火捶筋骨,也讓寒霜洗肺心。
  白發緣從烏發起,老生應許小生評。
  長思胭脂山前月,如水晶瑩徹夜明。
  
此詩一時廣為流傳,特別是“白發緣從烏發起,老生應許小生評”兩句尤膾炙人口,既提高了人們對編史修志重要性的認識,也鼓舞了史志人員的工作熱情。在此后的數年時間里,周老盡管有繁重的寫作任務,但對家鄉黨史、地方志方面提出的有關問題,他每信必復,認真解答,還多次和有關人員當面交談。先生是研究道德理論的,他要求史志人員研究歷史一定要堅持實事求是的原則,講求“史德”。經過多年的努力,《天長縣志》出版后榮獲全國一等獎,這其中也包含著原冰先生的許多心血。
  原冰先生不僅是杰出的倫理學家,而且在雜文、書法、詩詞、民俗研究方面都有很深的造詣。他一生筆耕不綴,除理論專著外,還寫了大量的雜文、散文,常見諸于《新民晚報》、《新華月刊》等報刊,另有1957年出版的雜文專集《碎彈集》。在工作之余,他還寫了大量的詩詞,有不少佳句廣為傳頌。1979年黨中央平反冤假錯案時,他欣然寫下:“百尺冰槍刺骨時,群芳劫后痛殘枝,梅花豈怕彌之雪,透過寒風挺玉姿”的《七絕》,表現了共產黨人堅貞不屈的性格。晚年他更是爭分奪秒,勤奮工作,想把十年動亂中失去的時間奪回來,他在《七十述懷》中寫到:
  老夫七十未衰頹,腦健心明欲有為。
  數被災兇無可懼,幾經毀謗孰能摧?
  意存大道求真理,志正長風掃穢灰。
  吟罷低徊思足跡,不忘苦難發余暉。
  
他想在晚年發揮更多的“余暉”,以報答黨和人民對他的培養。
  周老離開我們整整10年了。他留下的革命業績、理論著作和可貴的革命精神、學術風格,作為一份珍貴的文化遺產將永存于世,讓后人享用不盡。      
   (作者分別為原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市委常委、市委辦主任)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Document 日本高清一级婬片A级中文字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