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文史資料 > 天長文史

烽火歲月——汊澗“四.二七”慘案

發布時間:2007-05-17 07:55:19 瀏覽:9212 次
【字體大?。?a href="javascript:doZoom(20)">大

                    王中賦
  汊澗是座古鎮,建于東漢初年,據老人傳說,光武帝7歲逃難時,曾路宿汊澗。汊南小橋北側原有一座圈門子,門上有一磚刻橫匾,上書正楷“南陽古鎮”四字。
  解放前的汊澗鎮,南北走向一條街,從南街地藏庵到北街燕子尾,全長不足5華里。
  1937年12月13日,日軍侵占南京,浦口、六合等地,逃難的人群路經汊澗,都說日本鬼子在南京實行了滅絕人寰的大屠殺,汊澗居民聞聽異??只?許多大人、小孩,衣服扣子上都掛上了一個白布條子,上寫“難民”兩個字,準備外出逃難。有人傳說要逃到津浦路西才能活命。
  1937年底到1938年初,揚州、六合、儀征相繼淪陷。天長、汊澗百姓惶惶不可終日。國民黨天長縣長祝玉蔭帶領三百多人常備隊已移駐北鄉。白天派少量人員進城收捐征稅,一到晚上全部撤到護城橋北,天長只是一座空城。
  汊澗駐軍是韓德勤十八團的一個營,團長叫李正環,團部駐在古剎大覺寺。部隊分駐在文廟、火星廟、橋安寺等地。
  1938年5月26日(古歷戊寅年4月27日),汊澗逢集。上午8點多鐘,汊澗百姓和往常逢集一樣,所有店鋪、攤點正常營業。這時有一小隊士兵(約十三、四人)身挎步槍刺刀,在一個小頭目的帶領下,由北向南沿街巡邏(當時叫踩街),說是維持地方治安。不一會,這支巡邏隊又從南街向北街巡邏。當看到街上有商販拉起了遮陽的白布篷,小頭目指手劃腳地向人們打招呼:“這是誰家的白布篷?趕快拆掉!”有人問他為什么不準掛,小軍官默不作答,徑直向北走去。
  這天,驕陽如火,天氣非常炎熱,市場上到處都拉著布篷。當人們忙碌著交易的時候,突然人群中有人喊道:“飛機來了!”起初人們并不注意,直到飛機在上空出現,大家才省悟過來,可惜已經晚了。大約上午9點多鐘,3架日本鬼子飛機由南向北飛來,前邊一架,后面兩架,呈三角形。當飛臨汊澗上空時,前邊的一架突然轉頭向西飛去,后面的兩架也緊跟其后。不到幾分鐘,領頭的一架,忽然向北,接著又調頭向東,在天上盤旋。一會兒,只見三架敵機從東、南、西三個方向分頭俯沖下來,在人群密集的地方——汊澗農貿市場,扔下了第一顆罪惡的炸彈。霎時,飛機彈如雨下??蓱z那些沒有防空知識的老百姓哭爹叫娘,到處亂跑亂竄。這給鬼子飛機提供了轟炸的目標,哪里人多,他們的炸彈就扔在哪里。
  當聽到第一顆炸彈爆炸時,人們不知所措。有的往樹底下躲,有的往葒草灘里藏,有的索性往水里跳。但任你會跑會跳,也難逃鬼子的機槍、炸彈。
  那年我虛齡8歲,在南西街一家私人學館讀書。那天上午9點多鐘,我的二姐急急忙忙跑到私塾來接我。當時,老師、同學都愣住了,不知發生了什么事情。不到十分鐘,各家都派人到學館來接孩子。我到家后,父母立即叫我們姐弟幾人,趕快向大河灣逃。我們一行四人剛走出東后街,就聽到驚天動地的一聲巨響,鬼子飛機扔炸彈了。我回頭仰望西天,只見一團濃濃的煙霧騰空而起。接著就是鬼子飛機的機槍聲,“噠噠噠”地響個不停。我們跑了一段路,我突然驚叫起來:“二姐!我的鞋子跑掉了一只,我要找鞋子?!倍阏f:“逃命要緊,還要什么鞋子?趕快走!”我們姐弟四人一直跑到大河灣。這里離街一里多路,總覺安全一些了。不一會兒,爸爸媽媽也一路找到大河灣,同我們匯集到一處,后來,輾轉到一家竹園里隱避。
  事后我得知,三廟鄉柳樹村有一個叫鄭金生的農民,41歲,女兒18歲,父女二人那天上街趕集,準備賣豬,然后買布買鐮刀。豬還沒賣掉,鬼子飛機就轟炸了。他們所在的豬市人群集中,是鬼子飛機轟炸的重點之一。當他們父女倆跑到一棵大樹下藏身時,忽聽一聲巨響,一顆炸彈從天而降,一塊彈片擊穿了他的右腿,頓時血流不止。他叫女兒用繩子把傷腿扎起來,馱著他,趕快向東跑。女兒馱著父親從農貿市場逃到東后街大灘上,實在太累了,就坐在一棵小樹下休息。逃難路過的人大聲喊道:“小姑娘快走,飛機馬上就到了?!毙」媚镆贿吙抟贿呎f道:“我爸爸腿炸傷了,不能走路,我不能丟下他不管!”正說著飛機又到了,聽到一梭子機槍聲,父女倆皆中彈慘死在血泊之中。
  雙園鄉王灣村農民趙玉高,56歲,那天,他挑著一擔稻草上街去賣,打算換點煙、火柴等日用品。誰知剛到草市,鬼子飛機就到了。他拔腿就跑,跑出草市西邊十幾丈遠,躲在一個大埂下面。飛機向東飛去時,他想:我的草不要了,但我的那根桑樹扁擔很結實耐用,我要把它拿回來。于是,他躍身一站,快步如飛,很快又回到草市,把草卸下,拖著扁擔繩子往西跑。說時遲,那時快,鬼子飛機又回來了,只聽見“噠噠噠”一陣機槍聲,這位善良樸實的老農民身中二彈慘死在路旁,手里還抱著那根心愛的桑樹扁擔。
  于洼鄉于洼村農民明德和,34歲,那天,他上街買藥,被炸死在小橋上,家人收尸時,抬回了一個無頭的身子,頭被炸飛到橋下水里。因為他腿上有一塊大瘡疤,口袋里有一張中藥方子,辨認了好長時間,人們才認定是他。
  南西街有個做小吃買賣的人叫汪小五子,那天他在牛市上賣稀飯,飛機轟炸時,他躲在大桌子底下,一顆炸彈扔下來,大桌子炸翻了,汪小五子肚腸子都炸了出來,稀飯潑灑了一地。
  還有一個賣小鴨的大通人(姓名不詳),他在集市上賣苗鴨,人群特多,也是飛機轟炸的重點之一。當時他的胸脯被炸傷,便向路人哭喊道:“請好心人替我找個先生(醫生),為我治傷,我有錢?!蹦菚r兵慌馬亂,人人自危,有誰為他請醫治傷呢?不到一刻功夫,他就永遠地閉上了雙眼。
  南東街有戶居民叫葉昌蘭,傍晚回家時,她發現自家廚房地上躺著一個人,仔細一看,是一位女的,約60多歲,胳膊炸斷了一只,已經斷氣,也不知她的姓名。
  我的大嬸母,名王陶氏,39歲,她去糧行買米,正值飛機轟炸,躲閃不及,左手被彈片炸傷。
  到中午時分,3架飛機可能是彈藥用完了,便轉頭向南飛去,回南京加油備彈。
  汊澗老百姓誤以為飛機不炸了,有膽大的便抄近路回家看看。我的父母商議:“飛機走了,我們也該回去探望一下。原先出逃時大門、后門、房門都開著,放心不下。順便再搞一點吃的東西給孩子們充饑?!彼麄兌丝焖倩氐郊抑?。一路所見所聞,驚心動魄。有的死在路上,有的死在水邊,有的被炸傷躺在路邊呻吟,奄奄一息,有的人腿炸飛了掛在樹上,還有一個人肩部受傷,疼痛難忍,跪在路上向行人乞求:“請你們替我找個醫生來!”真乃觸目驚心,慘不忍睹。此時人心惶惶,到哪里去請醫生呢?
  回首云天,整個南陽大街、農貿市場、小橋一帶上空火光沖天,白日暗淡,籠罩在層層煙火之中??諝庵猩l著刺鼻的血腥味和硝煙味。
  俯視地面,彈痕累累,尸橫遍野,一片狼藉。父母將家中值錢的東西和貨物簡要地收拾了一下,正準備休息片刻再走。不料,飛機又來了。第二輪轟炸還是3架飛機。不過這次人都跑散了,敵機很難找到目標。于是針對一些高房大屋實施狂轟濫炸,并使用了凝固汽油彈(老百姓說是硫磺彈),有錢的人家都是磚瓦結構的樓房、瓦房,鬼子飛機扔下了凝固汽油彈,東巷口一帶幾十間瓦房連在一起,一處著火,連接的房子便一起著火。頃刻,濃煙滾滾、一片火海,人門無法撲救。第二輪轟炸人們不再亂跑,大家就地隱蔽,因而傷亡不大,但房屋被燒掉不少。敵機經過第一輪轟炸,看地面上沒有人反抗,第二輪轟炸時,鬼子飛機飛得更低,飛機上的人地面上都能看見,但對它無可奈何。3架敵機中有一架飛得特慢,好像停在天上,有人估計,這是鬼子在攝影照相。第二輪轟炸持續了約幾十分鐘,日機就飛走了。
  傍晚時分,天下起了小雨。地方政府和駐軍動員老百姓收尸,最后統計共炸死120多人,炸傷、炸殘60多人,燒毀房屋380余間,其它財產損失無法計算。
  汊澗百姓遭此浩劫,損失之慘重,傷亡人數之多,房屋焚毀之巨,都是前所未有的。古鎮蒙難后,汊澗的一些老年人和有識之士,便三五一群地在一起談論此事,一致認為,這次飛機轟炸罪魁禍首當然是萬惡的日本強盜,它們妄想建設什么“大東亞共榮圈”,把戰爭災難強加到中國人民頭上,企圖用武力征服中國。但同時,也應看到,腐朽的地方政府和駐軍也是有很大責任的。他們平日只知道派捐、收稅、征壯丁,閑暇無事便吃喝嫖賭、吸鴉片,什么抗日救國、什么防空教育、如何對付日本鬼子等等,他們只字不提。當日軍飛機轟炸時,他們都躲進了防空壕、防空洞,官兵安全無恙,沒有一人傷亡,死傷的都是無辜平民。日機實施第二輪轟炸時,飛機超低飛行,飛機上的駕駛員地面清晰可見,但十八團的官兵明哲保身,就是一槍不發。敵機見地面上毫無反應,就膽大妄為,肆無忌憚,任意掃射投彈,因而造成了慘痛的后果。
  1938年12月22日(古歷冬月初一),日軍占領了天長縣城。
  1940年3月半塔守備戰結束,新四軍第五支隊挺進皖東,先頭部隊進駐汊澗。新四軍有一個叫宣教團的文藝部伍,每到一地,召集群眾開會,演文藝節目,唱革命歌曲,宣傳抗日救亡的道理,并動員老百姓,成立工抗、農抗、婦抗組織,連十幾歲的孩子都成立了兒童團、少先隊。還組織年輕人建立民兵,游擊隊,創建民眾武裝,把軍事技能和防空防彈知識編成小調歌曲,教群眾學唱學做。這些歌曲小調通俗易懂,簡單明了,一學就會。其中有一首歌詞是這樣寫的:“有一天在淮北,日軍飛機撒鈔票,有少數愛財百姓,一見哈哈笑,連忙個個出來搶,我的同胞,人多有目標,鬼子機槍往下掃?!?BR>  新四軍在汊澗創建了穩固的敵后根據地,軍民團結一心,共同抗日救國。從此,汊澗百姓獲得了新生。
 ?。ㄗ髡邽槭薪ㄔO局退休干部)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Document 日本高清一级婬片A级中文字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