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文史資料 > 天長文史

文史新考——從一幅漢代漆畫說起

發布時間:2007-05-17 07:55:42 瀏覽:14695 次
【字體大?。?a href="javascript:doZoom(20)">大

   錢玉亮    趙樹新

《神獸嬉斗圖》漆盒底

   沿著天長博物館的臺階拾級而上,每每引起議論的是那條造型秀美的環形玉龍,而少有人關注下面那塊浮雕,筆者剛接觸文物工作時,聽館內同志介紹,這叫《神獸嬉斗圖》。后來走進庫房,認真地揣摩了一下原物,形成了對這幅漆畫的大致印象和對漆器的一點認識。
  這幅畫源于三角圩漢墓群十號墓一漆盒底部,按照文物的規范描述是這樣的:漆盒黑地朱繪粗獷云氣紋,兩端用擬人手法各繪一個四足長尾獸在云彩中互相追逐,左側怪獸披胄甲,面部正視,瞪目張口,耳豎立作緊張狀,其四肢展開,上肢一上一下作擺動式,下肢一前一后作邁步奔跑姿態,長尾與云氣紋相接;右側的獸面向左側視,豎耳張口作吼狀,體披胄甲,上肢持一長矛,前爪托住矛頭,后爪握住矛銎作瞄準欲射姿態,整幅畫面氣勢雄偉、生動活潑、栩栩如生。在盒底的另一面繪制各種云紋,它們似乎不符常情,不守章法,自由編排,任由彩云的飛揚流動,在這些云紋中繪制各種動物圖案,有龍、虎、獅、狐、鹿、牛等等。它們或飛翔、或奔走、或臥伏、或跳躍、或相互追逐、或雄視闊步,千姿百態,形象逼真,表現了漢代繪畫藝人的高超的工藝水平。
  在我國藝術史上,漢代是令人驚嘆的繁榮發展時期,漢代藝術能夠不受當時儒家思想束縛,把歷史與現實、人間與天上、人類與神獸大膽地結合在一起,這幅漆畫就反映出漢代藝人的儒道互補精神,既追求表現神仙幻境,又存在著對世俗生活的描繪,具有積極的人生態度。
  就文物藏品而言,漆器是天長博物館的一大特色,大規模、成百件漆器的出土,在天長的歷史上有三次:
  一是1975年安樂北崗漢墓群出土,其中突出的有鴨嘴柄漆盒,雙層銀扣漆奩等;
  二是1991年三角圩漢墓群出土的形狀不同的成組成套的彩繪漆器;
  三是2003年在安樂蘇橋、紀莊等地出土了一批戰國、西漢漆器,還出土了一組含吹奏、彈奏、敲打的樂器。
  眾所周知,漆器極其珍貴,《鹽鐵論》記載“一杯棬用百人之力……一文杯得銅杯十”,從這些文字中可看出制作一件漆杯需要百人勞動來完成,一只漆杯可與十只銅杯等值,可見當時漆器價格的昂貴和工序的繁復,非達官顯貴不能擁有,而漆器在地下能保存到今天,又必需密封、無氧、水中浸泡,水的酸堿度適中等條件,很多地區鮮有漆器出土,從這個角度來看,天長不可不謂之“風水寶地”。
  在我們為天長擁有大量漆器而驕傲的同時,不能不思考一下漢代漆藝發達的原因。漆器是由生活在溫帶、亞熱帶地區的漆樹液體為主要原料經過若干道工序加工而成的,在封建社會,一種手工業的興衰不僅取決于自身的各種因素,而且受到外界條件的影響。春秋以前,貴族山林藪澤禁止人們自由開采,春秋以后,很多諸侯國不允許貴族獨占山澤資源,并用征稅的辦法來加以限制。到了漢代,工商業進一步發展,山林之禁從松弛到廢止,產漆地區的范圍逐漸擴大,為漆業發展創造了物質條件。漢代的政治統一和經濟繁榮為漢代漆業的發展創造了社會條件。據史料記載,漢代一個農業人口可供養五人,這樣可保證更多地人從事工商業生產,為漆業發展提供了堅實的物質基礎。鐵制工具的普遍及廣泛使用(三角圩桓平墓出土的28件成套木工工具就是最好的例證)、工具的推陳革新為漆業的發展提供了技術上的便利,再加上漆器制造歷史源遠流長,漢代工匠不斷總結和繼承前人的經驗,承襲了巴蜀、楚國的漆藝模式,在兩地漆藝不斷融合的過程中,造就了漢代漆業的空前繁榮。
  天長在春秋戰國時期,先屬吳、越,后屬楚,吳楚的經濟、文化都相當發達,到了西漢武帝以后,天長隸屬廣陵國,廣陵國可以稱之為富甲天下,從天長境內出土的漆器可明顯感受到這一點。
                      

朱雀攫蛇描金彩繪漆豆

  2003年,天長安樂蘇橋村出土了一件彩繪朱雀攫蛇漆豆,此器物高28.5厘米,新穎別致,裝飾華麗。朱雀兩爪抓住一條盤成環狀的蛇,蛇的頭枕在自己的背上,蛇尾翻翹頂在朱雀的尾部,兩只菱形的眼睛炯炯有神,蛇身通體飾菱形紋,朱雀揚頸、振翅,目視前方,朱雀的羽紋均采用描金手法,喙內銜一橢圓形珠。鳳鳥銜珠,傳說甚古,蘊涵吉祥之意。此外,朱雀用頭、尾和雙翅頂著腰果形漆盤,使得整件器物造型別具一格,又渾然一體,堪稱是楚文化的杰出代表,它的出土,再次引起考古界的極大關注。這件漆豆目前已調撥到省博物館作技術保護處理,不日將會和觀眾見面。我們在為天長先民的聰穎智慧和高超技藝感嘆的同時,也得仔細想想,我們今天該給后人留下什么?
 ?。ㄗ髡邽槭胁┪镳^館長、副館長)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Document 日本高清一级婬片A级中文字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