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文史資料 > 天長文史

史海鉤沉——縱覽癡情六百秋

——天長詩歌探源覓痕

發布時間:2007-05-22 08:51:30 瀏覽:13621 次
【字體大?。?a href="javascript:doZoom(20)">大

                  明代天長詩歌

  天長是一個詩的故鄉,今天我們所見有關天長的詩歌,最早是唐代王維、梁锽的詩。其次是北宋呂微仲有寫天長的詩一首,王安石、蘇軾等人有賀贈朱壽昌的篇章,周邦彥也有一首關于天長的詞。1276年南宋文天祥出使元營而被扣留,后逃脫南歸,經過天長高郵湖畔的城子河,寫下了《過稽莊》一詩:“小泊稽莊月正弦,莊官驚問是何船。今朝哨馬灣頭出,又在青山大路邊?!痹倨浯斡忻鞒谥t贈天長友人詩《又題膽瓶梅贈別》:“花帶玄霜迥出塵,膽瓶斜插更精神。別來無限相思意,聊贈江南第一春?!边@首詩寫得情真意切,且把天長比作江南,可見天長文化與江南結緣較多。另外還有張璧、張惟恕等人有關古邑天長的作品。天長本地人詩作自元代往前,已無從尋覓。而從明代至民國,大約六百年間,天長詩歌絢麗多姿,在中華詩歌史上留下了輝煌的一頁。
  明朝天長詩歌大體呈前輕后重的趨勢,自景泰年以后,明代天長詩歌便不斷出現在地方史志與文學史料中。
  莆田人陳俊,曾任明朝兵部尚書,他寫的一首《過天長留別馬氏諸親》,頗受“臺閣體”影響,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耍官腔”一類的作品:
  寵承王命事南行,道過三阿謁舊盟。細雨孤燈一夜話,清風明月十年情。有才莫嘆淹遐僻,大器終當屬老成。明發橫山又分手,驅馳自是重王程。
  外地人旅行天長,寫得最有名的詩當數明朝巡撫御史王高所作的《天長道中》:“匹馬向天長,扁舟渡石梁。路通樊店月,人住古城岡?;h神明府,秦欄孝子鄉。白云看不見,愁思兩茫茫?!?
  明《嘉靖天長縣志》記載,成化年間,江西新淦人李鳴盛任天長學諭,作《天長十景詩》,其“胭脂山”一景詩云:
  縣治西山卻向東,胭脂燁煜太陽中。楊妃偃臥臨金鏡,笑動春風醉臉紅。
  這是歷史記載中最早寫胭脂山的詩,作者交代了山的位置,點明太陽照耀下的山之胭脂色彩,最妙的是與楊貴妃聯系上了,看似突兀,其實不然——由胭脂想到楊貴妃的臉是很自然的事,但這僅僅是表面,詩人實際上是從天長縣設置上,想到了歷史上李隆基60歲生日,再想到他的寵妃,這樣“笑動春風醉臉紅”就成為十分美妙、充分體現形象思維的佳句了。
  蜀人盧錦自1489年始寓居天長數年,留有11首詩,皆精美,現錄其二首:
  天長臺上望天門,門迥天高眼未昏。浴鶴浪浮滄海樹,臥龍云抱冶山村。傷心萬里雙飛雁,回首三巴一夢魂。日暮有懷風正急,愿將春意寄蘭孫?!陡缭盏翘扉L臺》
  腸短岷江鬢欲絲,草堂不語自題詩。朧朣夜月人千里,寂寞西風菊一枝。未卜起居常作客,浪恁章句漫為師。俯慚欲逐煙云散,卻憶天南有故知?!稛o題》
  盧錦在天長的職業可能是教書,他目睹了天長社會現實,許多詩作較好地反映了當時多方面的生活情景,如《憫農》、《憫旱》、《游王橋》、《游破城河》、《寓天長書屋》、《問冶山歌》等皆為上乘之作。
  明代詩歌的力作當首推天長人張大蘊的《題沃都司祠》(即沃公祠):
  委身鋒鏑捍孤城,千載精忠貫日明。賴有三良不惜死,遂令百姓得余生。風云時作英雄氣,月夜猶聞鼓角聲。幾過豐祠增感慨,夕陽古木亂鴉鳴。
  這首懷念明代嘉靖年間抗倭名將沃田的詩篇,飽含了作者對這位民族英雄的深情歌頌。沃田“委身鋒鏑捍孤城”的英雄豪邁氣概,“千載精忠貫日明”的精忠報國、救護蒼生的形象躍然字句間,我們仿佛看到抗倭英雄叱咤戰場、沖鋒嘶殺、揮戈吶喊的矯健英姿?!叭肌敝肝痔锛巴瑫r殉難的岳寵、劉葵。詩末作者加入了自己對當時社會現狀的感慨,“夕陽古木亂鴉鳴”突顯了詩人無盡的蒼涼之感,既烘托出抗倭英雄的悲壯人生,又表達了作者深藏內心的憂國憂民情懷。
  而這首明代本邑詩人王遵道所寫的《登橫山小亭》,則格調清新明朗,讀之怡然:
  登巖高削壁,崖下小亭幽。仄徑穿云入,清泉噴石流。萬山環四面,一塔俯千秋。險塹應天設,登此壯勝游。
  天長歷史上最有名的縣官是包拯、羅萬象,后人稱為“包羅”。
  羅萬象,江西南昌人,“善古文辭詩歌”。明崇禎四年(1631)出任天長知縣三年,深得百姓愛戴。寫有《春日游大覺寺》詩一首,頗有情韻:
  當年曾入夢,今日快登堂。人語一溪水,桃花半夕陽。天龍皈法缽,山鳥下經床。愿祝留須客,毋為行腳忙。
  始建于唐代的汊澗大覺寺(遺址在今天的汊澗中學校園內)是天長歷代文人經常光顧的所在。此詩為后人回顧歷史提供了可靠的史料,因為這座天長最有名氣的千年古寺被侵華日軍炸毀了,歷史的陳跡在現實中已不復存在!
  明代天長人詩歌創作較有影響者,還有崇岐鳳、鐘陽、王心、張大訓、魏濂、吳恕、曹恩等人。明代天長人所著詩集主要有戴愬《鳳巖集》、王遵道《王仲子集》以及他與戴纓合著的《橫山集》、王繡《蓼莪堂稿》、吳從仁《蜀游草》、陳從舜《游草》、陳一新《湖南草》等。最有名的當數趙宋臣的《白媚齋詩集》,竟陵王悅為之序,序文當屬奇文,亦是一篇優秀的詩論。
  明代天長詩歌,我們尋找不到明初作品的痕跡,這是件很遺憾的事,而明永樂至成化年間的詩作較少其實并不可惜,因為這一時期文學的發展進入低潮,文壇風行的是“臺閣體”創作,大多“頌圣德、歌太平”,藝術上講究雍容典麗,缺乏生氣。成化以后,詩風有所好轉,也有反映個人生活與精神的內容,恰恰在這一時期天長詩歌創作與留存作品相對較多。因此,我們今日所見且相對質量較高者,皆為明代中后期的詩作。

                  清代天長詩歌

  清代文學屬于中國文學近古期,我們手頭擁有的資料相對較多,因此清代天長文學給我們以感覺上呈現出一種集地方古代文學之大成的景象,各種文體創作蔚為大觀,詩歌創作表現得尤為突出。
  清代天長詩壇活躍著以陳以剛、王貞儀、程煐、程虞卿、戴蘭芬、宣瘦梅六人為代表的作家群,留下了一筆豐厚的地方文學遺產。
  陳以剛,字近荃,號燭門,小時與“季弟以明互相師友,詩名播遐邇”,為康熙五十一年進士,乾隆元年舉博學鴻詞科,曾做過知縣、知州。史志載他“與著名詩人袁枚往來酬唱甚多”。袁枚愛買書,而官廨甚小,書籍只得置于堆放戶籍文牘的官署之中,陳以剛因此贈袁枚詩云:“六朝山立簾鉤外,萬卷書橫簿領中”。袁枚在《隨園詩話》中稱道陳以剛作詩平和,長于投贈。舊縣志稱其“名著江左淮南,佳句流傳,人皆知燭門先生”。陳氏家譜記載,陳以剛告歸后,鄭板橋曾造訪,一住陳家三月,留下不少佳話。陳以剛的著作有《池陽人物志》、《清詩品二十五卷》、《國朝詩品二十一卷》。個人詩集有《梅花庵詩》、《退思堂詠菊詩》、《燭門詩集》、《覓閑草》等。袁枚稱其“長于投贈”,這里謹錄其《贈顧使君》一首:
  心厭承明戀釣槎,題名江山有籠紗。鼓鐘清廟元和筆,簫管揚州大業花。重碧千卮傾北道,軟紅十丈憶東華。相看淮海詩人盡,攜手平山日又斜。
  此詩可以印證袁枚對陳詩的評價,平仄韻味,舒緩的節奏,起承轉合的跌宕,不僅表現出作者深厚的作詩功底,而尤透出“平和”之氣,猶如一壇老酒散溢的清香。難怪浙江藩臺張若震為陳以剛詩集《覓閑集》作序,稱其“以名進士擁皋比而談經者十余年,其詩境地益高,氣味益深而厚,所謂以情勝,以學勝,亦以年勝”云云。
  其弟陳以明曾任貴州安定、安南兩縣知縣,繼任永豐知州,也有詩名,其“人喧燈一市,門閉月千峰”句深為時人贊賞,有《翠微山人詩集》行世,今俱亡佚。
  乾隆年間,天長還有一位女詩人叫陳佩,字懷玉,嫁江都秀才江昱,著《閨房集》一卷。其中《瘦菊為小婢作》詩,頗有寄意,不同凡響。詩云:
  瘦菊依階砌,檐深承露難。莫言根蒂弱,翻足耐秋寒。
  說起女詩人,清代天長詩壇最負盛名者莫過于王貞儀了。
  近人蔣國榜刻《金陵叢書》,將王貞儀所著《德風亭初集》13卷收入叢書的丁集,并附有小傳:“王貞儀,字德卿,……詩文皆質實說理,不為藻彩,于浮屠辟之甚力?!m宣城詹枚。年三十而卒……”
  王貞儀短暫的一生留下了大量的詩文,其詩質樸無華,直抒胸臆,感情比較真摯,自稱其作詩猶“鳥之鳴春、蟲之語秋、言所欲言而已”。她對詩學理論也有自己的見解,認為寫詩“無非寫我之志,發我性情而已”,不必拘泥古法。正因為如此,她的詩瑯瑯可誦,清新流麗,盡洗粉脂氣,人稱“頗近選體”。
  王貞儀的詩作,以記游居多,有《粵南竹枝詞》30首,寫于16歲“隨父之粵”之時,其中記錄海南等地少數民族生活的有:
  插網溪邊竹滿渠,沿江多是疍人居。晚來風送歌聲起,船上人人唱木魚。
  瓊南瑤類知多少,派別生黎與熟黎。更有一支唉子老,聲音如鳥賤如泥。
  作者注云:“生黎居外,熟黎居中,南瓊州縣又繞于外而枕于海。唉子老亦瑤種,甚微賤,派下諸瑤?!?BR>  疾病從無問藥醫,夜中唯跳鬼娘旗。跳罷敬求神火供,一身俱灼又沾皮。
  這些真實地反映歷史的詩歌說明了在清王朝統治下,少數民族地區根本沒有為大眾服務的醫藥衛生機構,生病不得不求助于巫醫。
  《德風亭初集》中亦有不少反映現實的詩篇,《富春道中值荒旱感成一律》寫得好:
  千田無復有青黃,赤地空遭旱魃殃。村舍幾曾煙出戶,富家聞說粟陳倉。逃民大抵填溝壑,野哭安能達上方。蒿目可憐涂殍況,官人猶是急征糧。
  這首詩充分說明作者關心民間疾苦,勇敢地揭露了丑惡的社會現實,在文網森嚴的清朝能寫出這樣的文字沒有非凡的膽識是做不到的,更何況出自一位小女子之手!而《沁園春·題柳如是像》這首詞則透出了作者人文思想的端倪。
  她的《太湖罛船四首》寫水上漁民生活,頗富生活氣息。有首《戲四妹》詩也寫得十分生動:“短發新梳兩鬢斜,解妝也自學盤鴉。嬌憨不識含羞意,愛打枝頭并蒂花?!币粋€情竇未開的小姑娘模仿成人的嬌憨之態,恣意耍鬧的形象,在作者筆下栩栩如生。我們再欣賞她的《卜算子·夏晚》:
  雨后晚涼多,衫葛含風細。小摘庭前茉莉花,弱縷穿連蒂。團扇葉裁焦,閑坐荷塘砌。剝取池荷帶濕看,蓮子生還未。
  從這首詞中,我們可以找到《紅樓夢》中知識分子女性的生活畫面,可以領略其樸實雅致的生活情調。
  王貞儀,短短三十年人生,盡讀了她祖父所藏的75柜書,不但能詩善文,而且精通天文歷算、醫卜壬遁,兼嫻武藝,還懂得繪畫、書法、篆刻、圍棋等藝術,王貞儀可以無愧地稱為中華歷史上的女英雄。朱緒曾說:“自古才女”之長,“德卿以一人兼之”。蕭穆說:“書史所載,女子聰慧,代不乏人,然未有德卿之能兼資文武,文藝旁通者也?!卞X大昕又說她“班昭之后。一人而已”。這樣一位多才多藝的奇女子竟然早逝,真乃“雹打春紅,霜凋夏綠”,悲夫!
  忽傳陽氣至,春竟落誰家。卦葉幽人吉,星憐貫索遮。天門九虎豹,圣道一龍蛇。瞻仰情何極,悲歌感歲華。
  這是1791年程煐在獄中所寫的一首感懷詩《立春》。程煐,字星華,一字瑞屏,天長歷史上一位極具悲情的人物,約生于乾隆初年,學識淵博,癖好《左氏春秋》,有尊周攘夷思想,擅長詩文詞曲??上钣谖木W森嚴的清代,終因詩句“奪朱非正色,惡紫亦稱王(一說異種亦稱王)”誹謗朝廷的罪名,株連老父程樹榴被殺,自己亦被判為死緩,家屬子女發遣北京為奴,詩集皆遭焚毀。程煐在獄中17年,寫下了大量詩作,后人輯錄為《瑞屏詩抄》13卷,現僅存下冊7卷。程煐長于懷古詩,風格雄健清麗,以七律懷古尤負盛名,許多詩句反映了作者雖遭囚禁,仍不屈于殘暴的異族統治,其中秀句名聯一直成為處于水深火熱中苦難者心靈的寄托,如《虞兮嘆》之中“英魂不逐東風逝,芳草年年發楚宮”,《金陵懷古》中“風流六代文章盛,成敗千秋劫火燃”、“千古傷心五馬渡,一時吐氣八公山”,《詠宋南渡》“上將頻呼河北去,小朝偏向浙東移”,《詠東晉》“舊巷烏衣悲逝者,新亭紅淚哭徒然”,而寫南陳的詩句更見膽略“異代更傳李后主,玉笙吹徹亦清狂”……程瑞屏的詩,當以《杜鵑花詞》更見感情色彩:
 ?。ㄈ碎g)有鳥名杜鵑,云是蜀帝之精魂。一聲歸去血一滴,滴作小紅嬌暮春。春紅躑躅含蘿月,雨苦風凄山石裂。鵑聲泣花花無言,遜國深悲今未滅。金牛峽上云濛濛,五丁開山蜀道通。江南洵美非君土,何不歸作錦城紅。杜陵老人聞鵑拜,我見此花亦感慨。春心萬古作春愁,錦瑟無端怨繁會。
  這首詩表達的情感是深沉的,寄托是悠遠的,民族之思、亡國之恨不言而喻。在明王朝滅亡100多年后,作者所表達的思想我們不能狹隘地理解為悼亡復古的氣節,而應該看作是詩人對黑暗現實的一種心理反抗,是對清朝統治者殘暴不仁、實行民族壓迫政策的一種否定。
  程虞卿,字趙人,號禹山、春草,嘉慶丁卯(1807)舉人。其詩名絲毫不遜于堂兄程煐?!短扉L文史》第四輯說他“十六即能詩,好李賀聆語,旋作旋毀無存稿。嘉慶元年(1796)謁鐵保于都門,因得交一時名公巨卿及海內知名之士?!逼渌幹鴷噙_10余種,近兩年又新發現他的另一詩集《水西閑館詩二十卷》?!短扉L文史》第一輯曾記載程虞卿經常拜訪當時的詩壇領袖袁枚,有“過江愧我非名士,立雪頻登臥雪門”之詩句,據說他“寫給袁簡齋的詩,先經瑞屏修改”。程虞卿的《春草》詩三首最為著名:
 ?。ㄒ唬?BR>  烽火城西雨后痕,鴛鴦湖畔酒家門。金樽暖入芳塘夢,畫角吹歸決塞魂。卻為江山留本色,也從天地托浮根。嚴風朔雪馀生意,尚有前身未報恩。
 ?。ǘ?BR>  霜雪不能折,唯茲一寸心。新機春雨阻,前夢劫灰塵。煙水幾離別,江山獨醉吟。天涯臨眺處,歸路杳難尋。
 ?。ㄈ?BR>  好山青不斷,碧水接羅羅。北郭清明早,南朝廢寺多。寄愁憎客路,隨夢入詩魔。欲問忘憂館,煙云渺若何。
  3首《春草》的確卓爾不凡。七言律詩句句寫春草,卻不提春草二字,寄意頗深,難怪近人何葛民在其《詠梅書屋詩話》中收錄并大加贊賞??赡芪覀兏矏哿矶孜迓?,作者用同樣沖淡的文筆表達了一種纖秾的情懷。以春草自喻,以春草寄情,一種人草合一的境界,在壓抑的種族歧視、政治險惡的生活中,顯示出一種不屈不撓、追求光明的情懷。正因為如此,《春草》詩在民間廣泛傳抄,何葛民更認為程虞卿的春草雅號得之于七言《春草》?!笆朗路置麟p白眼”、“千家炊冷市無煙”,知識分子在殘酷的環境中尚能表達一種積極的精神尤為難得,而對窮苦百姓的深切同情和對黑暗現實的揭露更需要不凡的膽識。再看寫于1811年的《逐犬謠并序》可以使我們更貼近作者的心靈:
  庚午辛未,山左屢荒,饑民隨車索錢,沿途不絕,噉以餅,失手為犬所嚙,饑者逐犬,犬走疾, 饑者蹶而死,目擊傷之。
  車轆轆,過山麓,山風寒,騾欲哭。語騾“且勿哭,爾行飽芻粟?!编掂叼嚸?,有子無處吁鬻。車中何有?有餅在手;擲餅車前,犬嚙而走,饑者不得入口。饑者逐犬,犬行狡捷,饑者蹶,氣已絕。嗚呼!饑尸伏地犬唁唁,明日更見犬食人。
  作者的文筆完全可與杜少陵“三吏”、“三別”等現實主義名篇相媲美,像這樣的作品還有《苦旱二首》等。
  值得一提的是,程虞卿還有像《重九登祗印山懷弟》那樣情致高遠的詩作,為我們再現了當年汊澗祗印山的舊日景象,而被日本飛機炸毀的汊澗唐代建筑大覺寺,其廣為流傳的一副名聯“翠柏蒼松唐代寺,大河流水漢時橋”,亦出自此詩。
  自古文人關心民間疾苦的作品不在少數,清代天長人程樹懋就有一首:
  獨倚城南望野坰,浴鳧飛鷺滿沙汀。水光低接平田白,山色遙開屋角青。魚躍碧潭波自響,龍歸石洞雨猶腥。江南舊苦遭霪潦,澤國何堪屢歲經。
  這首題為《雨后登城觀漲》的七律,真實地記錄了歷史,猶如一幅圖畫,描摹了當年天長(清代,天長屬江南?。┰馐芩疄牡钠鄾鼍跋?。最后兩句,詩人飽含真情,替天長經常遭受水災的患民們由衷地發出了痛苦的吶喊和無奈的詰問:天長自古就苦于久遭霪潦,澤國哪里還能經得起“屢歲”的折磨呢?
  戴蘭芬(1781~1833),字畹香,號湘圃,是天長歷史上唯一的狀元。1822年(41歲)中狀元之后,作七絕二首隨家書呈送其父母:
  兩道金鞭響似雷,馬蹄飛過帝城隈。青燈二十年前苦,博得天街走一回。
  紫陌紅塵繡作堆,人人爭看狀元來。書生面目原無異,我到長安已七回。
  應該說這兩首七絕是反映科舉制度害人的好詩,能表達苦盡甘來的復雜情感,其中亦不乏含淚的笑。不過戴蘭芬最有時代價值的詩還是寫于1809年反映天長當時饑荒的作品《澤骨行為金芩齋少府作》。此外,還傳說他寫了《戒淫詩》30首,但其文學價值不大。曾有《望湖軒詩賦》、《香祖詩集》行世。
  嘉慶年間,天長還有一位少負才華,鄙視科舉,拒赴文場應試,為吳敬梓一類的詩人何小山,其人一生冶游金陵,縱情詩酒,晚年散金殆盡,落魄還鄉。身陷窮途,又遭非議的何小山一氣之下,盡焚存稿,惟《問燕》詩得以幸存,流傳至今。其詩構思精妙,妙在句句設問,情思幽杳,韻味無窮:
  底事年年到敝廬?他鄉故國較何如?三春花柳情多少?萬里關山夢有無?出入金張誰第宅?過經王謝幾丘墟?賓鴻也解征途苦?可把閑情一訴諸?
  天長歷史上文學成就最高者當屬宣鼎(字瘦梅,1832~1880年左右),史書稱他“工詩文書畫”,以筆記小說《夜雨秋燈錄》在中國小說史上占一席之地。其文藝地位在魯迅所著《中國小說史略》等著作中均有記載?!  ?BR>  宣鼎一生鐘愛藝術事業,為人落拓不群,憤世嫉俗,自嘆“抱赤心而鮮鑒,遇白眼其無辜”。其所作所為不為當時的人們理解,加之不理生計,一貧如洗,在饑寒交迫的歲月中大多以賣畫為生?!肚瀹嫾以娛贰芬粫珍浟怂?首詩,皆是題畫詩,現抄于下:
  潑剌金鱗戲碧淵,不須惆悵憶琴仙。有時怒汲禹門浪,萬點桃花送上天?!~)
  素毛紅爪親芙蕖,鷗鳥隨行樂有余。漫道鶂鶂皆肉相,當年曾換右軍書?!Z)
  一琴一鶴一梅花,供養孤山處士家。逸韻幽香眠最穩,更無客夢到天涯?!饩w丙子夏,寫趙清獻公雅嗜,并摹古雷琴小影。
  這三首詩均為抒發文人墨客雅趣的小品,雖然內容不太豐富,但詩韻清醇、平和雋永。宣鼎擅長題畫詩和吟詠戲劇人物詩,難怪《中國美術家人名辭典》中言:“宣鼎題畫詩亦俊俏”。不過我們更喜歡他寫的另一首《題梅鶴》詩:“清麗在海海云落,寒香滿山山月升。此景最宜尋好句,有人負手到三更?!鳖}畫詩能寫出意境者不多見,此詩已達到詩畫合一的境界,而“有人負手到三更”句則更表明了“畫中有我、詩中有我”的至高藝術層次。
  如果說以上幾首詩表達的只是文人的一份閑情逸致,那么,下面這首《訪鼠》卻是詩人拍案而起,歌頌凜凜之正義、凸顯堂堂之正氣的現實主義詩歌,有著超強的時代意義:
  蘇臺樹色摧寒煙,下有晶瑩虎阜泉,崇祠金碧綿俎豆,吳儂猶說況青天。街柝沉沉夜如水,民有沉冤急須理。牽出釜中魂,奪下刀頭鬼,通通夜叩都堂門,都堂含怒為公起。都堂都堂莫怒嗔,為民乞命而已矣。鐵案如山誰敢翻,胥吏自危公自閑,震怒如霆誰敢遏,多少蒼生待公活。都堂如虎,誰敢捋虎須,公不畏虎,哪怕虎剝膚?民為邦本,忍令死糊涂?再三前致詞,勒限都堂許。秦晉矚窮奇,學作君平侶,神座西邊與賊語,一朝洗出冤中冤,都堂雖虎亦色沮!況青天,真父母,非捕盜,乃捕鼠!
  晚清社會愈加黑暗,人民渴望“青天”。這首詩與其說是敘述《訪鼠》,不如說是歌頌況鐘在“參都”時“為民請命”的精神?!盃砍龈谢?,奪下刀頭鬼,通通夜叩都堂門,都堂含怒為公起?!边@里一字一句,遒勁有力地描摹了況鐘為了正義,不顧一切為民乞命、剛勇豪放的光輝形象。最后詩人感情噴涌,直至拍案而起,豁然傾吐萬千讀者之肺腑:“況青天,真父母,非捕盜,乃捕鼠!”整首詩筆力雄健,氣象渾厚,不可多得。
  晚清天長詩歌,值得一提的還有邱夢鯉的曲《酒乞兒》、胡培根的《小令黃鶯兒·傷館師》18首等等。
  清代天長詩詞在以下幾個方面體現了清代文學的歷史特征:
  其一,因為清代民族矛盾、階級矛盾十分尖銳,所以有些詩人不滿統治者的民族壓迫和專制統治,他們的作品民族意識強烈,不同程度地反映了當時的社會矛盾和階級矛盾,如程煐的《杜鵑花詞》和程虞卿的三首《春草》等。
  其二,清代天長詩歌全面反映了清代人們的社會生活和精神生活,從而將清代人們精神領域里的是與非、廉與貪、進與退、勇敢與怯懦、崇高與卑下等現象淋漓盡致地一一展現在后人面前。從《問燕》、《訪鼠》以及戴蘭芬的七絕二首、宣鼎的題畫詩等作品中可以窺見一斑。
  其三,清代天長詩歌多貼近現實生活,寄寓著人文思想的光輝。題材涉及到各個領域,內容多關注國運民生,關注貧苦農民,強烈透視出底層人民的生活疾苦,許多現實主義的篇章表現出永久的美學意義和理性的光輝,使今天的人們能了解地方文學和地方歷史,找到今天詩歌創作的支撐點,如《富春道中值荒旱感成一律》、《逐犬謠并序》、《苦旱二首》、《沁園春·題柳如是像》等。
  清朝天長古典詩歌在天長文學史上是個不小的巔峰時代,無論是思想水平還是藝術特色都有著一定的高度,其價值在天長乃至中國文學史上將閃耀著不可泯滅的光輝。

                民國時期天長詩歌

  20世紀前50年是中國社會大動蕩的時期,作為文學主要樣式之一的詩歌,既反映了那個時代,同時又體現其自身的特點。天長雖為一縣,但也有屬于那個時代的作者與作品。正是這一時期,中國傳統詩詞在幾十年間逐漸走向衰微,但這又是一個詩人詩作大量涌現的時代。如何評價這一期間的舊體詩,是上世紀文學史避而不談的一段空白,而新詩則在縣以下的社會中難以生根、開花、結果。從研究的角度來說,彌補這一文學的斷代是很困難的,主要是擁有的史料太少。經過十多年的搜訪,我們僅能從一麟半爪的史料和三本價值不大的詩集及有關老人的記憶中,尋找到這段歷史的蛛絲馬跡。

              一、銅山濞水足吟哦

  談到民國時期的天長詩歌,首先想到的是出生于銅城,被稱為“小秋瑾”的女詩人朱劍霞(1882~1941)。新政權成立之初,宣嘯秋先生任省文史館員期間,曾多次呼吁“搜集我縣文化遺產”,他本人帶頭寫的便是介紹朱劍霞女士的文章《辛亥革命時期的女英雄》,其中重點推出了她的早年詩作《從軍寄吳吟秋先生》一首:“二百余年仇恨深,普天同憤國沉淪。若論女子從軍者,我是千秋第一人?!蔽洳鹆x爆發后,朱劍霞赴上海投身革命行列,首任女子北伐敢死隊隊長,以后又組織領導女子募捐隊,她寫詩寄給銅城詩人吳吟秋,表達出自己為國家為民族甘于獻身的理想(天長舊稱“千秋”)。而她在辛亥革命失敗、亡命日本時寫的《秋興·和葉明夫先生八首》,更能使我們了解到這位巾幗英雄的不凡情懷:
  一
  問字曾游翰墨林,也隨雪夜立森森。灑來幾點楊枝水,分得一庭桃李陰。忽忽星霜驚轉瞬,迢迢風雨記論心。而今又值授衣節,海外愁聞玉女砧。
  二
  最傷遲暮夕陽斜,努力相期愛國華。大陸怕翻樞與軸,扶桑穩渡日還槎。哀歌憤斫王郎劍,倭唱難工蔡女笳。我已無家東海去,分明一樹自由花。
  三
  踏歌聲里月流暉,風蕩萍蹤嘆力微。敢向群雞夸鶴立,愁看彩鳳逐鴉飛。囊書劍俠行相伴,剩粉殘脂事久違??倿榧t顏能誤國,休論燕瘦與環肥。
  四
  紛紛事局一枰棋,回首江南暗自期。燕語斜陽尋舊夢,娥眉新月感當時。歐風墨雨東漸急,簇錦團花北伐遲。愿庇孤寒支廣廈,幾番相助費儂思。
  五
  臨風遙唱念家山,怕訴離懷歇浦間。慵寫鄉書遲問訊,深慚國學未通關。神傳阿堵貽青盼,瘦減雙鬟改玉顏。步踐夫人容婢子,吟成斧斫尚求班。
  六
  望月思鄉一舉頭,刀環未卜又驚秋。耕田鑿井儂殊樂,斷梗飄蓬我獨愁。海國云屯看野鶴,江湖風急聚沙鷗。天涯無事強人意,最喜音書致遠舟。
  七
  挽回女界恨無功,多謝填詞小影中。十倍品題增價日,一時傳誦抵歌風。君臣藥競沉波綠,姊妹花開遍地紅。豈獨瓣香遙下拜,買絲還欲繡吟翁。
  八
  壺公縮地苦迤迤,洋海蒼茫望不陂。鸞鳳聯翩攢樹葉,虬龍夭矯掛松枝。萱花繞室經霜茂,菊影篩籬帶月移。遙祝岡陵誠竭意,幾回低首袖雙垂。
  仔細分析第二首,可以發現朱劍霞的人生態度是積極主動的,她不因失敗而氣餒,不因流亡而沉淪,那種昂然于理想價值的追求、不屈的精神狀態充溢在字里行間。為“大家”而“無家”,為“自由”而“努力相期”,這分明是一種古代“劍俠”的情懷。第三首中“囊書劍俠行相伴”,更是點名作者當初改名“朱劍霞”的反清意志。女士本姓陳,改姓“朱”不能單憑從夫姓來理解(其丈夫姓朱),應該看作是她與清朝統治者徹底決裂的表示。至于“劍霞”與“劍俠”同音,決不是偶然巧合,僅此一句,就為我們活畫了作者的形象。
  所選《秋興》8首,首首皆精美,一位自學成才的女子,能寫出如此意蘊深厚的力作,令我們多少有些汗顏,就詩歌的意境而言,女詩人的作品已達到了一個相當高的層次,它形神兼備,飄然物外;就詩歌的風格而言,婉約淡雅,從容悠閑。她的詩與民國期間的名家作品相比,毫不遜色。
  除朱劍霞外,其中較有詩名者,尚有吳吟秋、葉明夫、葉績丞等人。后來的龔林、龔士澄、齊倞天等,也都受到他們的影響。
  吳吟秋(1868~1940),原名鳳翔,清末秀才。早歲曾參加蘇州詩社,后參加苔岑詩社(亦稱北社)。1907年銅城創辦崇圣學堂時被聘為教員,其詩歌創作在銅城與葉明夫齊名,在天長縣與汪梓才齊名,為民國時期天長詩壇之翹楚。吳、葉二人對朱劍霞的學業深為關懷,潛心指導,而朱劍霞亦一直奉他們為良師。詩人作品頗豐,有《漁樓集》詩稿傳世,惜于文革中焚毀。銅城“山海詩社”所編《秋楓詩刊》第7期從民間抄本中刊出其6首詩,其中《五十述懷》之一便是對他一生的概括:
  匆匆流水逐華年,等是飛鴻踏雪天。家政有兒差可了,服官如我想當然。秀才生世無長物,學究生涯一教鞭。愿洗儒酸呼美酒,醉鄉寧惜價論千。
  2005年出版的《天長詩詞》第四五合集中,曾從癸亥年刊印的《苔岑叢書》(苔岑詩社編輯)選出吳吟秋七律一首:
  斗秋恥署半閑堂,爭似重三快舉觴。當戶風晴山轉翠,憑欄花落水流香。詩情旖旎鶯啼樹,春意婆娑柳拂塘。正是江南好風景,畫圖欲倩米襄陽。
  從今天我們所見的幾十首詩作來看,吳吟秋的國學功底深厚,作詩諳熟練達,但內容多是寫家庭個人生活情感的,其中不乏自娛成分,未見其反映時代的力作。
  葉明夫(1874~1936),名治堂,出身于望族,亦為清末秀才。曾參加苔岑詩社?!短扉L詩詞》四、五合集也收錄了其七律一首:
  賞心樂事記良辰,雅結香山洛社因。修竹茂林圍半野,淡云微雨釀三春。草痕綴綠添吟料,花氣分紅襲滿身。笑我天涯徒引領,題詞聊寄畫中人。
  他的《九秋六十自挽》之二也可以看作是作者對自己一生的總結:
  也識吾生未有涯,不堪時世亂于麻。置身直等風前絮,過眼都成鏡中花。樹老怕禁秋氣肅,繩長難系夕陽斜。泉臺此去無多路,第一先尋賣酒家。
  葉明夫的詩作在內容上同吳吟秋相似,多寫平淡的生活,題贈唱和、喜慶悼亡之作占了較大的比重,然格律工整,文字考究,偶有靈氣傳神之句,“繩長難系夕陽斜”便是難得的佳句。
  吳吟秋、葉明夫二人與朱劍霞,皆先為良師,繼乃益友,朱女士寫詩不僅深得二人啟蒙之功,即便是后來之作,亦可能得到他們的潤色,盡管如此,但終因志向不一,閱歷有異,其二人詩歌成就竟與學生朱劍霞不可同日而語。從中我們可以看出古人“讀萬卷書”、“行萬里路”、“學萬人敵”這些箴言之意義。
  就詩歌的現實意義而言,在銅城作家群中不得不提及韓氏父子。
  韓慕周(1881~1946),原名志南,銅城西鄉人。其流傳的4首七律,現錄其一首:
  暮變紛紜指顧間,干戈滿目駐愁顏。國危大地頻遭險,世亂群黎度難關。歲壯心雄奔走易,年衰力薄潛逃難。曩年秦亂桃源避,此日何方別有山?
  其子韓慶綿(1909~1976),字延齡,也有6首七律傳世,現錄其3首:
  一
  中日戰爭不太平,治安擾亂動刀兵。強徒弄政邪心起,逆賊攢權惡意行。假定國章捐萬戶,冒充憲法索千金。群黎厄難該如此,莫怨蒼穹太薄情。
  二
  幾番鏖戰動干戈,殺氣騰騰嘆奈何。國事蜩螗遭患難,人民臬兀受災磨。文明華胄新疆土,錦繡乾坤舊界河。異族圖謀頻犯境,何年始唱太平歌。
  三
  希民一致保江山,企望青年莫畏難。振作精神援弱國,增強勇氣挽狂瀾。犧牲耀武憑誰顧,奮斗揚威與眾看。誓把倭奴齊撲滅,凱歌弦續唱幾番。
 ?。ㄗⅲ骸叭鯂痹瓰椤爸鷩?,似不通,權改之)
  韓氏父子詩歌的最大特色便是其鮮明的時代精神,表現出強烈的憂國憂民之思想。父詩寫于晚年,正是日本侵華時期,作者處于國危世亂的形勢之下,為群黎生存艱難而呼喊,沒有處于亂世的經歷是寫不出這樣慘痛的詩篇的。子詩則直接聲討日本侵略者,處于“異族圖謀頻犯境”的“國事蜩螗”之際,作者沒有消沉,他呼吁“保江山”、“莫畏難”,至于“誓把倭奴齊撲滅,凱歌續弦唱幾番”更是唱出了時代的最強音!從詩歌藝術角度看,韓氏父子之詩顯得質樸外露,不修文藻,但這是表達內容的需要。在當時,詩人從平民百姓的角度書寫了那段歷史,本身就具有較高的價值。
  葉鼎銘(1890~1951)字績丞、績臣、疾塵,曾入安徽高等學堂學習,在民國銅城詩人中,他算是比較年輕的一位,也是較有成就的一位,被列為同時期天長四大才子之一。其書法在天長亦處于領先地位,可惜其作品多已流失?!断腋柩呕?、《沂濱唱和集》中有關他寫的詩作皆無多大價值,他與何葛民合編出版的《撥灰漫興》詩集今天已無從尋覓。我們只能從流傳的一些詩句中窺其一斑,如寫銅城第一次被日機轟炸“己卯秋七月,十四日傍午。敵機襲吾銅,西街成焦土?!庇纱宋覀兛芍諜C第一次轟炸銅城的時間為1939年農歷7月14日?!昂涯獪y蠶將病,晴雨無端麥也愁”二句則比較真實地再現了抗戰期間作者內心的那份復雜與無奈的心情,而寫跑鬼子詩中“風嚴避戈鴻驚散,天冷將書鯉凍沉”兩句,則使那份惶恐與無奈又備顯真切。至于“茍活真成虱處褌”這句則活畫出了他晚年流落在外的窘境。
  值得一提的還有李子才(1856~1932),原名士英,清末秀才,為拔貢。其一生多設館課讀,弟子頗多,葉明夫、葉績丞等都是他的學生,為民國時期天長詩壇耆宿,曾為《沂濱唱和集》作一序。有詩集《喬梓集》傳世,今已散佚。其《七秩述懷》中有“生初生后苦兵戈,身世茫茫浩劫磨”、“集編喬梓淚難干,家有詩書不算寒”等寫真之句,而《天邑館舍感懷》中“鎮日課徒勞草草,之乎也者矣焉耶”二句則描繪了他的塾師生涯,七個虛詞為一句詩,大概只有課徒者方敢寫出。十多年后,他的長孫李熾昌(1919~2001,字爾侯,1944年加入新四軍,后為團級干部)亦愛寫詩,著有《爾侯詩稿》,其中收入1946~1948年間所寫的新詩8首,舊體詩20首,有一定的史料價值。
  民國早期與中期,銅城出現了一批青年共產黨人黃讓之、朱兆坦、華林、徐速之等,他們大多能寫詩,而流傳下來結集成冊者只有徐速之的《風雨樓詩詞選》。
  徐速之(1914~1997),原名顯祖,青年時期投身抗日救亡運動,后為江淮間共產黨地方武裝負責人。1947年為淮南支隊負責人之一。1955年授大校軍銜,后任省教育廳副廳長、省人委副秘書長等職?!讹L雨樓詩詞選》選民國后期所寫詩詞40首,其中有寫于1946年的歌行體《悼羅炳輝將軍》,茲錄其一詞一詩如下:
  鼓角聲聲月夜時,風塵千里地,使人思。吳頭楚尾夢神馳,腸欲斷,淮上敵橫騎。   八載未曾離,河山皆血汗,馬空嘶。滿腔唯有五更雞,天將曉,歸去覺時遲?!缎≈厣健に細w》1946年作
  落日長淮下,鋒芒向敵門。氣吞山海鎮,威振石梁城。南北暢無阻,東西勢若焚。春風吹不斷,野火燒瘟神。 ——《收復銅城鎮》1948年4月作
  徐速之的詩多體現他的閱歷,既反映戰爭年代的歷史,又能恰到好處表達集體或個人情感。正如楊紀珂所評:“誦讀之余,欣賞其格律清嚴,措辭練潔,情懷開闊,氣韻悠揚?!?BR>  銅城尚有程玉書、王作舟、趙筱普、汪滌平、王雨韭、陳月桐、王北江、李樹民等一批較有名氣的詩人,可惜其作品多未流傳下來。此外,齊少桓先生有《春景》、《友物》等3篇小賦傳世,亦清新可讀。

                二、一代名儒縣里多

  說起地方詩歌,當然要列出縣城里的名儒名單,可惜聽說的名儒雖多,但流傳的作品難求。今天我們所知道的天長城里最著名的詩家有何明秋、郁巨川、劉香九等人,但其詩作多已在文革中付之一炬,下面僅能根據所見作品逐一評介。
  先不談名儒,介紹一位女詩人。
  何明秋,字月君(1853~1919),自小未能讀書識字。嫁給天長城里的塾師丘維垣為妻。丘在家設館教書,何明秋是從隔簾聽授開始接受啟蒙教育的。其夫見她有驚人的天資,便對她施以系統的教授,經過十多年的苦讀,到了中年便能作詩填詞,筆調瀟灑秀麗,意韻尤嘉,脫一代閨閣粉脂之俗。后期作品趨于老練穩健,至民國初年已成為一名較成熟的女詩人,并在天長詩壇有著較大的影響。她寫有4首《七律·紅梅》詩,現介紹其二:
  山中畸士太清華,貪飲純醪醉酒家。絳雪多情隨地落,紫云無力逐風斜。豐神最愛迎朝日,品格從來貴晚霞。曾記壽陽公主事,誤將額上點梅花。
  4首七律皆寫梅花,并著力于歌頌紅色的梅花,我們看到的這首,詠物寄意較為明顯,它批評了男人社會中的“山中畸士”貪飲多醉,從不注意紅梅(包括作者本人)的“多情”和清姿麗質,從不珍惜她的“朝日豐神”與“晚霞品格”,繼而筆調一轉,一個典故一個“誤”字,婉轉地將自己內心的苦衷和煩惱寫得淋漓盡致。
  郁巨川,原名靜僧,號老鶴,生于1868年,多才多藝,被譽為“宣瘦梅之后天長第一人”。其人工詩,以山水畫聞名華東等地,晚年長期生活于濟南?!兑蕿I唱和集》中載有他的2首七律和詩:
  舊德先疇式比閭,達人后起重楹書。鄉鄰潤澤風期古,事業精勤日計余。服政羨無升斗想,舉觴愧對酒杯疏。湖干自有鴛魚樂,北燕南勞總不如。
  紉蘭佩芷艷三閭,千里吟懷一紙書。錦瑟華年將艾候,綺筵香露挹荷余。君安桑梓聊中隱,我想枌榆愧二疏。南望江淮歸計拙,營巢老鶴悵何如。
  第一首前四句是對家鄉風雅之事的贊頌,后四句則曲折地寫出了自己身居北方,處境尷尬,從而與家鄉詩人相比,自己無論是居北回南都感到舉棋不定,殷憂無奈。第二首與第一首結構頗有相似,前四句仍然是對故鄉情景的艷羨和眷戀,后四句即由羨生慨,發出的感慨比前詩更為深沉、渾厚。詩中“枌榆”是指故鄉,“二疏”用的是漢宣帝時名臣梳廣與梳綬年老致仕的典故,含蓄地表達了自己事業無成的惆悵,而這種事業上追求的困惑又與思鄉之情緊密地聯系在一起,其內心的矛盾與痛苦可想而知?!断腋柩呕酚捎衾销Q為之一序,這也充分說明了他在天長文壇上的地位。詩集中多阿諛奉承之作,但郁老鶴的和詩中,阿諛奉承的成分卻并不多見,下面6首錄其一;
  饑驅卅載老無功,嘯傲詩魔畫癖中。霽月光風千里共,廉泉讓水兩心同。秫收彭澤分清俸,甓運衙齋起懦風。好是胭脂山色麗,河陽一縣照花紅。
  和上兩首一樣,作者同樣寫出了自己的那份殷殷無奈之感情,其中“饑驅卅載老無功,嘯傲詩魔畫癖中”二句可看作是郁巨川對自己一生的總結,其生活困頓,只有寫詩作畫的追求永不改變??上?,他得以流傳的詩歌太少了。
  劉香九,原名增齡,生于1880年前后,清末秀才,畢業于安徽政法學堂。據說,他與汊澗人汪梓才、仁和人何葛民、銅城人葉疾塵被時人合稱為天長四大才子。以今人眼力觀之,劉香九的文賦確有高人一籌之處,而詩歌創作,或許我們見之甚少的緣故,卻很難給以較高的評價,《弦歌雅化集》中有1首他的作品:
  騷壇角逐竟傳箋,端為弦歌錄待編。淑氣晴光詞和陸,曲終江上句推錢。輞川逸興余蕉雪,彭澤閑情擬葛天。四境洋洋生意滿,武城雅化豈相懸。
  《沂濱唱和集》中共有他的5首七律,其中讀來感覺較好的是以下這首:
  憶君負笈出鄉閭,三載宜城但讀書。繡虎雄才方有待,雕蟲小技乃其余。風霜歷盡情懷減,湖海歸來鬢發疏。小隱沂濱作居士,仿維摩室悟真如。
  1920年,留美獲法學碩士學位的張銘先生(作家張賢亮祖父)任天長縣知事,他在當時辦了兩件很有文化品位并一舉轟動全省的大事,即建設了天長公園和圖書館??h紳何葛民等人有詩稱頌,邑人趙某詩云:“氣欲吞金谷,名盤古石梁”。時任天長政府某科科長的浙江紹興人沈延杰亦有《天長公園暨圖書館落成》七律二首,現錄其一如下:
  勉隨驥尾已三年,佐治無才愧俸錢。樹樹花花皆得地,風風雨雨總由天。亭懸國恥須嘗膽,碑泐箴言是要篇。到此遨游諸士女,無人不道使君賢。
  這首詩真實地反映了當年建設天長公園和圖書館的這一歷史事實,也反映了地方文化建設的一個側面,因此有著寶貴的史料價值。
  另外在安徽已故的老教育工作者劉鳳梧的筆記中,也有當年的國民黨元老于佑任先生題天長陶公亭聯一副:
  吾亭適成,合繼扶風名喜雨;斯墩不朽,儼同淝水建香花。
  其聯語工整,文采斐然,確系大家之作,但是否確為于佑任所寫,又無從考證。
  民國期間,生于1880年前后的宣采香(清末秀才),善作對聯,尤其是挽聯寫作在當時有著一定的影響。
  此外,天長城內詩人知名者尚有崇錫田、王式如、潘琴溪、邵哲夫等人。

              三、汊澗奇才何可數

  汊澗舊稱南陽,民國期間出了許多優秀的人才,詩歌作者也長期活躍在天長文壇上。其中較著名的有汪梓材、汪心如、何仲涵等人。
  汪梓材(名琴珠,清末秀才)是其中最出色的一位,吳吟秋先生逝世,他所書寫的一副挽聯,至今還為健在的天長老人們津津樂道:“卅年前童子鏖兵賦到米家山江北江南傳好句;九月杪老人絕筆開殘陶令菊秋風秋雨吊吟魂”。還有挽大覺寺和尚聯:“從南天,飛錫來游,人杰地靈,廟貌翻新唐代寺;向西土,打包歸去,衣寒缽冷,水聲依舊漢時橋?!睍r人普遍認為,汪梓材的對聯天長第一,而聯又勝于詩。我們根據《同岑集》中汪梓材所寫的一首長詩注明的時間計算,他應該是出生于1877~1880年之間。這首名為《甲寅九月二十四日王琴白外兄招飲賞菊兼公介家大兄心如四秩醉后作長歌以志之》的長詩情采飛揚、才氣橫溢,頗得李謫仙《將進酒》之真味。不過汪梓材寫得最好的詩還是載于《同岑集》中的這首《苦旱》:
  旱魃推云雨澤衍,三農渴望眼欲穿。秧針銳減千畦禿,火傘高張一柄圓。天上銀河空積水,人間金井不生泉。大聲喚醒蛟龍夢,連降甘霖解倒懸。
  而下面這首《喜雨》則可看作是它的姊妹篇:
  知時好雨沛然下,人語中含樂歲聲。大地平分珠萬斛,小樓貪聽夜三更。塵襟披處飛紅洗,銹陌耕余眾綠生。站足還欣旋放霽,明朝策杖愛山行。
  我們從汪梓材留存的幾十首詩中,均能找出一種不同凡響的氣韻,一種超越時代同人的才思,但他的一生卻是平淡的,其作詩的題材也是狹窄的。他終日飲酒,對現實持著一種消極的態度,40歲即作自悼詩,發出“四十僅如此,百年也可知”的感嘆。不求浮名,及時行樂,飲酒作詩,“一笑作聾癡”是他的人生態度,這樣一位被稱為天長四大才子之一的詩人可惜少無大志,未能寫出對社會、人生更有價值的詩篇,詭異奇崛的才氣逃脫不了落拓凡庸的處境,這正是汪梓材的人生悲劇之所在。
  汪聯珠,字心如,生于1875年,乃汪梓材之胞兄,亦有詩名。民國時期,兄弟雙雙躋身天長詩壇者,當以此二人最為矚目。汪心如的作品頗多,有詩集《閑閑吟草》行世,今已不見。從今存的“為同社詩軸賦跋”中可以得知他在當時詩壇上的地位,從《雪夜置酒與箕甥消寒》中可以看出他“宴罷對梅花,微吟香清絕”的自詡不凡的情懷,一首《赴西何營口占》寫得大氣不凡,而《詠草》一詩則更顯其恢弘的心志:
  鴛鴦湖畔云千傾,鸚鵡洲邊翠一堆。遠志有才供世用,寸心不死待春回。池塘綺夢新詩句,天地余生浩劫灰。莫笑山居張仲蔚,門前沒徑總蒿萊。
  另一首《暮投何氏山莊宿》或可看作是他的人生寫照:“日落月未出,此際天逾黑,路影見依稀,輿夫行不得。遠燈樹底搖,一水盈河隔。喚渡舟未應,吠犬聲鼎沸?!碑斈?,汪梓材的詩名遠勝其兄,但是今天,至少從現存的詩歌來看,我們卻又難分伯仲了。
  汪氏弟兄之外,汊澗最有名的詩人還有何大澄(字仲涵,1884~1960,據說是東南大學哲學系畢業,為地方開明士紳),他寫的《和劍老書感韻》頗有氣勢:
  大雅扶輪仗我公,名園點綴畫難工。棲遲自得衙門趣,隱逸何慚處士風。幾輩識時稱俊杰,任他濁世造英雄。荊卿一去無消息,天象空談貫白虹。
  今天我們所見到的他的幾首詩,皆為和作,很難反映出詩人當時創作的總體情況,這不能不說是一件甚為遺憾的事。汊澗詩人除上述三人外,秦文伯(號澗阿老農)、何叔衡(字大川)、何象駒(字昂千)、許之幹(字受炎)等也有詩名。
              四、窮鄉僻壤也詩歌

  民國天長詩歌最顯著的特點是詩人多集中在城里,而東南西北鄉也是詩人輩出,涌現出許多不平凡的作手,寫下了大量的優秀作品,且在天長詩壇上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
  天長東鄉最有名者當數仁和集人氏何錫麒(字葛民),他是著名美學家呂熒的父親,約生于1890年,12歲考中秀才,結業于青島大學,曾任《安徽自治報》總編、天長縣參議長,被時人稱為天長四大才子之一,而今人所見其詩歌只有3首,其中以天長方言寫作的《梅園觀梅花》可見其一斑:
  梅花本是吾家物,東閣揚州舊有名。對此忽教生百感,千秋永耐歲寒心。
  天長公園內曾有梅園,內植紅梅、白梅,并筑有一座涼亭(現已不存),這首游覽公園時所寫的詩,最難理解的是首句“梅花本是吾家物”,聯系何葛民所著的《詠梅書屋詩話》一書,我們就不難理解了,因為作者的書齋叫“詠梅書屋”,當然梅花就與他朝夕相伴了。此外,東鄉著名的詩人,還有時任東吳大學教授的蘆龍人薛韋馥(字灌英),王橋的老秀才董芹生(字泮香)等。
  天長南鄉較有詩名者有張澤民、姚澤如、吳少成等人。金集人張澤民(1901~1990),字尺薌,先入圣約翰大學,后畢業于光華大學。任過天長、靈璧、寧國等縣的教育局局長。曾執教于揚州中學,做過江澤民兩年的英語老師。后長期在同濟大學任教。有個人詩集《尺薌行吟》。其中有不少清新可讀的詩句,如《夢游金山寺》中:“廿載金山夢,青蘿拂我衣。常來疑路近,熟睹覺山低?!痹偃纭队螕P州瘦西湖》:“瓜皮小艇出城坳,劃破玻璃水一篙。兩岸蟬聲鳴不住,夕陽斜照五亭橋?!苯詫懗隽松畹那槿?,且有著一定的品位。
  鄭集人姚遇春(字澤如),清末秀才,《沂濱唱和集》中刊有其七律2首,乃平平之作。
  吳少成,約生于1900年前,西南鄉于洼人。少時讀書刻苦,常至兩眼滴血,國學根底深厚,頗有思想。民國時期為地方著名塾師,新中國成立之后以務農為生,兼搞一些小發明創造。我們先讀他的幾首詩:
  綠瘦紅肥錦繡堆,樽前不惜日銜杯。桃花剛逐揚花去,又見薔薇繞屋開?!赌捍焊袘选分?
  家住秦淮幾世修,四時風月足消愁。鶯花十里春如畫,燈火千門夜不休。隱隱帆檣天外櫂,聲聲簫鼓水邊樓。明朝我亦煙波去,先買吳儂一葉舟?!肚鼗赐硖鳌分?BR>  把臂清談四座驚,一燈如豆夜窗明。牧豬奴亦重茵坐,捫虱人宜倒屣迎。踏月或驚孤鳥夢,司晨敢怨牝雞鳴。閨中也覺梳妝懶,空有蛾眉畫不成?!稛o題》之一
  牛散荒郊犬吠門,茅廬三五自成村。山林經濟民間寶,詩酒神仙海內尊。天上彩云空有影,道旁芝草本無根。杜鵑啼遍江南路,是否齊梁帝子魂?!督鹆瓿墙肌分?BR>  從以上4首詩可以看出作者精于舊體詩的寫作,平仄聲韻,深得個中真味,給人以爐火純青之感。從詩學角度看,詩作清麗淡雅,淡中見奇,堪稱天長詩壇一絕。從吳少成的生平與詩作內容看,他是一個真正的隱士。據了解,他之所以未參加全縣的文事活動,一是因為家貧,二是因為體弱多病??烧沁@位鄉村教書先生、桃源人給我們留下了詩歌史上寶貴的一頁。當然從詩歌內容看,他也不是完全的隱士,當年的金陵會館、秦淮河的歌樓舞榭都曾留下他飄逸的足跡,作者與南京文友、秦淮紅袖的飲酒作樂既顯現了作者精神上頹廢的一面,也反映了作者逃避現實的一面??梢哉f,正是作者一段或幾段金陵生活的影響,造就了他詩歌創作上的不同凡響。在他身上我們甚至可以看到杜牧、柳永的影子。
  在于洼有一個隱逸的詩人群體,他們雖然未曾參加全縣大多數詩人都參加了的詩壇組織,但是憑著師承、家學的淵源仍然顯示出了不同于他鄉的一面。
  處于西北鄉的張鋪有歐陽蔭(字庇庭)、歐陽翰(字劍泉,清末秀才)、歐陽純如(安徽政法學堂畢業)等一批著名詩人。三人中,歐陽蔭名氣最大,可惜未見其詩作。后二人的詩作皆有才氣。從詩中我們可以看出,歐陽劍泉過著“拋開名利守田閭,辨別蟲魚校古書”的生活,他很自負,“讀盡家傳一架書”,“生成一管生花筆”,可惜,我們今天見不到他的專著,就連詩歌留存也寥寥無幾。歐陽純如曾擔任公職,后返井閭,參加苔岑詩社十余年,寫下了大量的詩歌,90歲尚能寫詩,留存的詩作較多。其中一首七律為:“月色晶瑩小閣過,圖書金石費摩挲。日揮斑管駒陰惜,風送香花鳥語和。魯殿靈光誰與伍,歐洲曲學笑稱科。黃鐘留得元音在,瓦缶雷鳴一任佗”。這首詩可以看作是詩人生活與心志的表白。此外,處于天長大西北的大通鎮據說也有詩人,但至今未發現其作品。
  地處天長東北的龍崗,是個千古名鎮,歷代文人輩出。民國期間著名詩人有葉坤(字厚齋,清末大秀才)、戴以輔(字弼廷,清末貢生)、戴宗樸(字敦甫,清末秀才)等?!皰亝s閑愁靜掩閭,詩成雪夜帶冰書。霜侵兩鬢催年老,日課群孫樂歲余。半榻茶煙破岑寂,一窗梅月映蕭疏。近來不作繁華夢,煮酒敲棋任自如?!比~厚齋的這首詩可以看作是龍崗詩人的生活寫照,也代表了他們的創作水平。
  天長東北鄉較有影響的詩人還有生活在龍集鄉沂湖岸邊的王朝佐(字筱裳)、戴以琴(字鼓之),小關的管德愷(筱芙),楊村東莆塘的周延甫(字未龢)等人,但最有成就者還是陳培之。此后的名中醫周楣生詩歌創作也受了他們的影響。
  陳培之(1899~1949),名葆德,以字行世?,F龍集沂湖之濱季橋人。曾就讀安慶省立一中、北京高等師范(即北師大前身),一生從教,是民國時期一位學兼新舊、學貫中西的大儒,同時也是一位集詩詞歌賦、琴棋書畫于一身的大名士。從現有資料看,他是天長詩壇第一位寫新詩且有較大影響的詩人,其校園歌曲《春光好》就是一首優美的新體詩。
  春深如海,春山如黛,春水綠如苔。
  白云兒快飛開,讓那紅球現出來,
  變成一個光明的美麗的世界。

風,小心一點吹,不要把花兒吹壞。
  現在桃花正開,李花也正開。
  園里園外,萬紫千紅一齊來。

桃花紅,紅艷艷,多光彩!
  李花白,白皚皚,誰也不能採。
  蜂飛來,蝶飛來,來將花兒採,
  常常惹動人喜愛,那么更開懷!
  陳培之的舊體詩寫作也是獨樹一幟,其《為劉梅影先生挽妻詩》寫得纏綿悱惻,委婉感人。而接近打油詩的七律《癟稻》則寫得幽默風趣,令人忍俊不禁。其聯語寫作亦清新活潑,意趣天成。
  此外,崇君豹的律賦《紫蕤吟榭》很有名,孫鵠仙、宣仲蘭的作品也有價值。正是:
  銅山濞水足吟哦,一代名儒縣里多。汊澗奇才何可數,窮鄉僻壤也詩歌。
  在酷暑天里評介完天長民國時期的諸多詩人詩作,回顧千年來的中華傳統詩歌,竟有不勝蒼涼之感,沉思郁結,為一律:
  苔岑側畔建高樓,俯瞰天長眼底收。熱氣難吟詩者恨,寒江何釣子規愁。相思過客一千夜,縱覽癡情六百秋。我欲乘風追月去,月光卻照桂枝頭。

               五、結社聯吟三集在

  受陳去病、高旭、柳亞子發起成立的文學團體“南社”的影響,大約在1910~1915年間,常州莊賡良、惲彥彬等人發起成立了“苔岑(志同道合的朋友)詩社”,時人稱之為“北社”。這也是一個全國性的詩詞組織,成員涉及十多個省市,而以江蘇、安徽、上海、浙江、江西、山東的詩友居多?!巴罱瑢W三年久,苔社聯吟十載余”,這是歐陽純如于1931年所寫的詩句,由此推出,他們參加苔岑詩社當于1920年之前。僅天長一縣參加者就有20人之多,吳吟秋、葉明夫、汪梓材、汪心如、歐陽純如、王朝佐、何仲涵、王式如等都是其骨干力量。苔岑詩社是當時一個重要的文學團體,其影響雖不能與南社相比,但持續的時間較長,規模較大。在近代、現代文學史上應該有其一定的地位。
  苔岑詩社定期出版《苔岑叢書》,該書以詩歌為主,兼及少量文章,皆為同社會員的作品。今天我們見到的唯一一本《苔岑叢書》是1923年刊印的,共230頁,其中天長詩人的作品占16頁,題贈天長人的詩歌約2頁。由此可以推知當時天長文風之盛,也可認知當時天長詩人在全國的位置。其中近百首天長人的詩歌總體上還是比較優秀的。于1923年刊印的《苔岑叢書》應該是民國期間保留下來的最好的一本詩集,亦為我們研究民國早期詩歌提供了最可靠的資料。
  天長現存的第二本民國詩集是《沂濱唱和集》,發起與主編者是龍集季橋人王朝佐(字筱裳)。他生于1882年,早年就讀于安徽政法學堂,畢業后曾想于上層社會謀得一官半職,卻終因愿望落空而后歸隱沂湖之濱,曾任季橋鄉鄉長一類的職務。45歲前一直未能生子,45歲后連舉二男。歡樂之余,遂于1930年寫作“四九述懷”元唱4首,邀請苔岑詩社各地詩人及本縣方家百位和詩約200首。1931年結集成冊,高郵楊薈亭題簽,李子才、劉香九、葉疾塵分別為之作序。應該說《沂濱唱和集》的立意不高,唱和之詩亦很難選出高雅之作,但詩歌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當時的社會狀況,使我們知道了民國中期天長詩壇上的人物及全國舊體詩創作的狀況,因此具有一定的歷史價值與文學價值。
  如果說《沂濱唱和集》遠遠比不上《苔岑叢書》,那么出版于1934年的《弦歌雅化集》真所謂一蟹不如一蟹了。
  1934年2月,和縣人陶?。ㄗ种傥洌┱{任天長縣長,到職不足三月,很難說有所建樹,他的安徽政法學堂同學王朝佐(字筱裳)便賦詩二律頌之,且廣為征和。和者300多人,選詩600多首,刊印《弦歌雅化集》,江都董玉書題簽,本縣詩人和者就達100多位,內容多為阿諛逢迎之詞,令人作嘔!為后人提供了一冊完整的吹牛拍馬的史料。

               六、煙波江上使人愁

  如果這是在寫天長詩歌史的話,那么上述的評介不免讓我們發出一聲感嘆:民國時期是傳統詩歌的尾聲!既然是尾聲,那么后來喪鐘的敲響便成了它的句號!可是當我們縱覽這些詩歌時,仍有一種意猶未竟之感,就天長一縣而言,人們不禁要問:民國時期,天長為什么有那么多的詩人、那么多的文事活動?這些詩人與作品在全國同一時期處于什么地位?為什么天長的北鄉、西鄉詩風為盛?……
  要回答這些問題,必須聯系整體,在民國時期整個中國的詩歌中尋找答案。民國時期的舊體詩在中華詩歌史上應該有其重要的地位。因為它標志著流傳數千年的傳統詩歌創作的結束。以作者論,受西方文化傳入的影響和五四白話文運動的沖擊,傳統的詩歌教育在民國時期已逐步弱化,而支撐起這一時期舊體詩創作的主要是前清的遺老遺少,且作者人數空前。這一群詩人,在社會環境與傳統教育的影響下,國學功底深厚,寫舊體詩是他們從小練就的家常便飯,這是1949年之后任何階段的舊體詩作者所不能比擬的。他們大多生活于清末與民國初年的交替時期,經歷過社會的動蕩與八年抗戰的特殊歷史,不少詩人目睹時代創傷,產生了愁苦郁悶的心態,能深刻反思人生,在作品中顯示出凝重悲愴的色彩。但因時代的大起大落,各人的政治敏感與志向差異,民國詩人的政治分野與個人前途區別很大:有的成為大政治家,有的成為大科學家;同是一起長大的伙伴有人是學者教授,有人則淪為私塾先生;有人出國留洋,有人則老死田園。然而這批遺老遺少中受西方文化與新文化影響者畢竟是少數,像陳培之這樣的人物在全國也是鳳毛麟角。因此他們大多只能在舊體詩歌創作上與傳統國學中尋求精神的出路。
  以時代論,傳統詩歌在民國、在這批詩人的手中畫上了一個千年句號,當然這是沉重的。一方面我們看到,時代成就了詩人,成就了作品;另一方面也要看到時代的特殊性。民國時期是幾百年來中國社會風云激蕩的歲月:民國初年是新生力量與反動統治者反復較量的階段,繼而軍閥混戰;民國中期日寇侵華,中華民族生死存亡系于一旦;后期的內戰……毋庸諱言,這些都使得詩人們大多無所適從,更使得他們對詩歌創作感到迷茫。斯世斯景,民不聊生,關心下層疾苦并為之吶喊是時代的先驅;而相當多的詩人則以詩歌排遣苦悶,逃避現實,這就造成了許多作品思想性不強,境界不高。
  以作品論,創作的數量之多可謂前無古人,且多有表現國變時艱的作品,而留存的作品之少又讓后人困惑。那浩瀚的煙波使我們無法面對,使我們看不清它的真面目。這些作品的藝術審美差異是客觀存在的,而作品的思想差異卻有宵壤之別。從文藝鑒賞角度看,由于我們長期以來沒有研究或回避了對民國時期舊體詩歌的研究,使得這片迷茫的煙波更加混沌化,以致于今天對作品的高下竟然缺乏一個明確的鑒別標尺,甚至于對作品的有無、作者的存在都產生了懷疑。從文學史來看,20世紀前50年的中國文學史,出現了舊體詩歌的空白,原因有政治的、文化的、文學的等諸多因素,但這一現狀又是不能容忍的。今天的有識之士,應深入這一領域,還歷史以真實面目。
  民國時期的舊體詩歌創作的命運同樣留給我們許多深層次的思考:西方文化的侵入,是否一定意味著中國傳統文化的消亡?如果中國傳統文化消亡了,而西方文化又不能在中國建立怎么辦?五四運動沖擊了中國的舊文化,是否嬰兒也連著污水一起倒掉了?如何看待詩教在中國傳統文化中的地位,我們今天還能搞詩教嗎?中國新詩的誕生,能否宣布舊體詩的死亡?20世紀80年代開始出現的舊體詩創作是復蘇,還是回光返照?
  回答上述問題是困難的,而民國時期的傳統詩歌研究似乎又讓我們找到了一把鑰匙!
 ?。▍⒖紩浚簹v代《天長縣志》、《天長教育志》、《天長文史》、《苔岑叢書》、《沂濱唱和集》、《弦歌雅化集》、《天長詩詞》、《秋楓詩刊》、《皖詩玉屑》及互聯網上的相關文章。此外,齊倞天、戴之明、龔士澄、夏錫生、虞德綱、周一純等先生及王捷梅女士亦為本文寫作提供了不少幫助。)
 ?。ㄗ髡邽槭斜x中學校長)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Document 日本高清一级婬片A级中文字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