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文史資料 > 天長文史

史海鉤沉——陳毅龍崗下圍棋

發布時間:2007-05-22 09:11:00 瀏覽:8736 次
【字體大?。?a href="javascript:doZoom(20)">大

                   李 伍 倫

陳 毅

  陳毅同志不但會打仗、善寫詩,而且喜歡下圍棋。他對我國圍棋事業的發展和推進中日圍棋界的友誼作過重要貢獻。1963年9月,日本棋院贈給陳毅同志名譽七段的稱號,1972年陳毅同志逝世,日本棋院又追贈他圍棋八段的稱號,并以日中兩國邦交正?;摵下暶鞯陌l表日期作為名譽八段證書的填發日期,成為中日圍棋史上的佳話。
  我國著名經濟學家、建國后曾擔任過上海財經學院黨委書記兼院長、中國財政學會副會長、中國圍棋協會副主席等職務的姚耐同志是我國圍棋界的前輩,他與陳毅同志下圍棋近30年,他們相逢在抗日戰爭的烽煙歲月,兩人既是戰友又是棋友。1943年冬天,他們曾在天長縣龍崗古鎮通宵對弈,成為棋壇趣聞。
  

 姚 耐

  姚耐同志早年就讀于北平朝陽大學經濟系,1936年赴日本留學。1937年蘆溝橋事變后,他毅然回國投身抗日斗爭。1939年姚耐在皖南新四軍軍部教導總隊當教員期間,與時任新四軍第一支隊司令員陳毅同志相識。皖南事變后,姚耐先后擔任新四軍一師宣教科長、抗大五分校政治教員、抗大九分校訓練處副主任、政治處副主任,直接在陳毅代軍長領導下工作。1942年冬,新四軍抗大總分校召開抗大教育工作會議,姚耐同志參加會議。會議期間陳代軍長聽說姚耐同志會下圍棋,喜出望外,二人便在會議休息時對弈起來,從此,成為親密的戰友和棋友。
  1943年初,新四軍軍部由蘇北鹽城轉移至淮南的盱眙縣黃花塘。1月上旬,中共蘇中區黨委和新四軍一師決定抗大九分校南下蘇南溧水地區。4月中旬,國民黨部隊對蘇南新四軍和九分校發動進攻。九分校在作戰中付出重大犧牲。5月,分校奉師部命令渡江北上至淮南新四軍軍部所在地休整。為了給九分校提供一處休整辦學的地方,抗大八分校于1943年6月撤離龍崗,將學員養的豬、種的菜全部交給九分校。九分校進駐龍崗正規辦學至次年春。姚耐帶病隨九分校來到龍崗鎮,住在舒澄家。陳毅對姚耐的病情十分關心,工作之余常來探視,有時手談數局。他對姚耐說:“圍棋是個好東西,有時間下幾局,可以陶冶性情,鍛煉思維?!彼\用軍事實踐經驗,根據圍棋的規律和特點,精心研究,使自己的棋藝水平不斷提高,形成了獨特的風格。
  1943年冬,抗大九分校奉命回蘇中整訓。行前校黨委邀請陳毅同志來九分校對全體人員做次報告,陳代軍長欣然應允,他騎馬從60里外的黃花塘趕到龍崗。陳毅同志對九分校的學員報告了當前抗日斗爭的形勢,要求同志們要堅定信心,看到戰爭勝利的前景。報告完畢,他便來到姚耐的住處。陳毅望著眼前的這位戰友和棋友,頓生惜別之情,便對姚耐說:“今晚我就住在你這里,讓我們痛痛快快地過把棋癮?!币δ屯竞髞碓谝黄稇涥愐阃九c圍棋》的文章中,專門記述了他和陳老總在龍崗通宵對弈的情景。他寫到:“……他遵守紀律,下圍棋時也是如此,總是落子生根,舉手無悔,也不讓別人悔子。他喜歡用迂回包圍的戰術,經常展開猛烈進攻,想整塊整塊地吃,當包圍在緊要關頭被我突破時,他總覺得十分可惜,要再下一局,大有非贏一回、不肯罷休之勢。一旦他包圍成功,吃掉了我好大一片時,他就興高采烈起來,說‘好不容易才贏你這一局’,又要求再下。就這樣,一局又一局,夜深入靜,陳總猶神采奕奕,興致未己,正如唐代詩人杜荀鶴詩句所描述的‘有時逢敵手,當局到深更’?!?BR>  全國解放后,陳毅和姚耐同志大力倡導圍棋事業,為弘揚古老的圍棋藝術作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1972年陳毅同志逝世,噩耗傳來,當時被“四人幫”打倒、靠邊站的姚耐同志悲痛難忍,憶起幾十年來與陳毅同志的戰斗友情和棋藝上的交往,他悲憤地寫了一首詞《沁園春·悼念陳毅同志》:
  松雪飄寒,江霧籠愁,大樹雕零??从⑿郾旧?,閑庭獨步,將軍意氣,寰宇同驚。戰斗生平,笑談磊落,哪怕妖魔面目猙。正懷念,忽哀音遠播,淚徹春申!
  閑時一局縱橫,從今后何人共對枰!憶黃花塘畔,豪情如昨,龍崗宅上,燈火相親。黑白分明,是非論定,一代勛名照汗青。吾老矣,惟丹心許國,白首誅精。
 ?。ò?供圖)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Document 日本高清一级婬片A级中文字幕